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02月15日 09:30

这个新年 打磨思想

这个新年 打磨思想
很多年前,现代计算机之父图灵(Alan Turing)构造出图灵机也就是计算机的基本概念,他知道猛兽即将出柙。图灵机本身只是个思想实验,但今天最复杂计算机仍没有超过当初写在纸上的图灵机理论上能达到的能力范围。图灵思考下一个问题:机器能达到多高的智慧?他又构造了一个思想实验,对机器智慧的终极测试。
 
图灵测试。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人类与另一方交流,彼此隔离,另一方对于人类来说是个黑盒子,你对他一无所知。交流仅通过键盘-屏幕进行,人类通过键盘输入,对方通过屏幕回应。如果人类无法通过交流辨别对方是人类还是机器,那么就可以说机器通过了测试,拥有与人等价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3日 09:15

世界上最好用的杠杆

世界上最好用的杠杆
拿掉杠杆,金融这件事剩不下什么。
 
杠杆即借钱。
 
你找人借钱,人问也不问就借给你,这叫人品好,祝贺你,但这样借钱有几次呢?做大事不能靠人品好,先忽略不计。
  
你找人借钱,别人比较把细,问你借钱用来干嘛,如果你说想吃顿好的,这事就算黄了;如果你说有个赚钱的事,但投资的钱不够。他就说,钱我借,但你也把自己的钱放进来,赚了你还本付息,亏的话先亏你的。
  
杠杆就是下面这根棍子。  
 
这根棍子要舞起来,关键就是八个字:要亏先亏自己的钱。这是杠杆精髓。有了这八......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0日 09:16

等信息变得重要时,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等信息变得重要时,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好些年前,银行刚开始发行理财产品的时候,跟进金融报道的同事过来找我:你看,这些理财产品的说明书,披露不详尽,资金投向常变,说预期收益是多少多少,其实就是给你预期收益,多出的发行人拿走。这不就是债吗?信息这样不透明行吗?
 
我说,不行吧。
  
作为新闻工作者,我们喜欢信息透明,看见不透明就心生疑虑。
  
今天知道,其实那就是中国影子银行发源滥觞之处。银行理财是将传统存贷款改造为固定收益类产品大潮的源头,它将原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业务移至表外,脱离监管的视线,摆脱杠杆上限的约束,打开了一系列表外信贷创新产品的大门。今天,按......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9日 09:27

升级价值投资要靠同理心

升级价值投资要靠同理心
这是个特殊场合。一群耶鲁本科生坐在会议桌旁,主讲位置坐的是张磊,高瓴资本创始人;身旁主持的人是大卫·斯文森,耶鲁校产基金管理者、传奇投资人。你想知道斯文森更多,请翻BetterRead发过的文章。
 
这里是耶鲁校产基金的会议室,也是斯文森的课堂。
 
几十年来,每周一下午一点,斯文森给精选出来的16名耶鲁本科生上投资课。今天的讲课人张磊再合适不过。
 
十年前,张磊从这里出发。耶鲁商学院毕业后,他在耶鲁校产基金做分析师,然后创业。耶鲁校产基金给他投了1000万美元。经常投没有业绩记录可言的初创基金并获得成功,是斯文森投资风格......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5日 09:24

蔡崇信为什么敢冒这风险

蔡崇信为什么敢冒这风险
耶鲁法学院中国中心成立十多年了,2016年加上了蔡中曾三字。蔡中曾出身耶鲁法学院,1957年毕业后回台湾执业,商业律师生涯很成功,多年来对母校颇多回馈,惜本人已于数年前去世,此次名题中国中心,起因于一笔3000万美元的捐赠。
 
捐赠来自于他的儿子,蔡崇信。
  
蔡崇信也是耶鲁法学院毕业,身份是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董事长,但人们都知道,在阿里,头衔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马云信不信任。蔡多年来在阿里低调行事,如果在马云信任的人当中选三个,其中肯定有他,如果只选一个,恐怕也还是他。
 
捐赠典礼由中国中心负责人保罗•格威兹主持,法学院......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2日 09:29

我求不惑

我求不惑
向来举贤不避亲,今天更要毛遂自荐。我操刀的《30天认知训练》已经在得到APP和财新网同时上线,文末扫码即达。
 
罗振宇、脱不花告诉我,《30天认知训练》要明确告诉你能从中获得什么。我一言以蔽之,不惑。四十不惑的不惑。它不是一种特定能力,而是一层认知境界。中国人传统上认为不惑是成长的重要里程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需要经历漫长的修练。今天没有理由不能提前达成。
 
先说没有什么。
 
第一,没有关于某个特定领域的系统专业课程。我不是那种被一个专业圈住的人。我是财新传媒总编辑,多年来主管这家中国最好新闻机构的报道,......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3日 09:30

谁也没从金融危机这门课毕业

谁也没从金融危机这门课毕业
金融创新花样繁多,监管要如何把握尺度,才能既防控风险,又合乎法治原则,又不破坏市场活力?
 
王烁:此事古难全。防控金融风险,遵循法治原则,维持市场活力,也许还没到不可能三角那么严重,但至少是个困难三角。
 
我来告诉你金融风险是什么。说一千道一万,手法简单也好玄妙也好,其实看结果就是负债率太高。欠钱太多,本金太少,风一吹就倒了,这就是风险。反过来说,欠钱不太多,本金相当多,这就是审慎。至于怎么欠债的这些细节,一是监管机构想搞清楚做不到,二是各有各理,扯不清。
 
同理,监管的本质就是看着金融机构杠杆不要放太高,至于......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9日 12:13

极简谈判术

极简谈判术
首先得谈
 
“首先,你得谈判。”
 
一大早,坐在耶鲁商学院后现代范的伊文斯楼2200教室里,我听见巴里•纳里博夫(Barry Nalebuff)说。
 
巴里是博弈论专家,我读过他好几本书,讲博弈论的《策略思维》(Thinking Strategically)、讲应用博弈论于商战的《竞合》(Co-opetition),一言以蔽之,就是通透、有用。
  
博弈论是门规范科学,假设人们完全理性而信息完全透明,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可我们都知道,现实不是这样的:人经常不......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5日 13:30

给耶鲁管钱管成传奇

给耶鲁管钱管成传奇
我见过不少大投资人的办公室,大卫•斯文森(David Swensen)的办公室最简朴。
 
从纽黑文惠特尼街55号上到5层出电梯,前台就是这个画风,看样子来自宜家。走进斯文森个人的办公室,同样是宜家风。
 
斯文森是耶鲁校产基金管理人,活着的传奇。耶鲁校产基金管理260多亿美元资金,仅次于哈佛,而斯文森在业界的影响无人可比。
 
校产基金(University Endowment)既不特殊也特珠。不特殊在于校产基金管理的也是资金,是资金就要有回报;特殊之处在于大学是永续的所以校产基金是永续的,它有超长的投资视野。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2日 09:27

再来个大交易

再来个大交易
又见到巴舍夫斯基。
 
巴舍夫斯基曾担任过美国贸易谈判代表(USTR)。美国谈判代表是内阁成员,但籍籍无名的还是多得很,巴舍夫斯基可不一般。她任职时,正值中国加入WTO的关键时分。与欧盟贸易专员拉米、中国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一起,三位关键谈判者在世纪之交牵动了关心中国经济未来所有人的注意力,最终将中国送入了WTO。
 
WTO对中国有多重要呢?
 
我记得很清楚,中国与美国欧盟完成谈判是1999年到2000年之间,正式加入WTO是2001年底。加入WTO第二年,国际舆论开始谈论中国成为世界工场;第三年,开始谈论中国向世界出口通缩,因为中国制造成本低,......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0日 11:38

给耶鲁世界学人开书单

给耶鲁世界学人开书单
收到耶鲁世界学人坎巴(Kanbar)来信:“你能给我推荐些书吗?”
 
当然可以。
 
多说几句坎巴,他是贝鲁奇人,居住在伊朗东北的少数民族;他9岁时被族人带走,跋山涉水,徒步越过边境,辗转来到英国,与先期到达的母亲会合,在英国长大,受教育,进入外交部,成为高级外交官。他的人生小目标是在40岁前成为正式大使,我看实现并无问题。
 
坎巴喜交际,拥抱各种热闹,是我们同期十几位世界学人的粘合剂。他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不论在什么场合是对谁,都能提出非常独特且有趣的问题。身为新闻工作者,我很羡慕这本事,问他怎么来的,他说,因......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9日 13:38

新年许愿:凭什么你吹的牛要我实现

新年许愿:凭什么你吹的牛要我实现
理性人不在新年许愿,因为无论想要实现什么目标,哪天都可以做起来,不必等到新年万象更新。还好不够理性的人占绝大多数,新年许愿对他们很重要,但要是姿势错了,再多许愿都没用。
  
第一,许愿不要表达理想,要制定具体可执行计划。许多人新年许的愿好像编制宪法,表达一通世界大同理想,能否执行未作考虑,结果永远停留在理想。
  
不要在新年许愿“我要做个好人”,要许愿“我要做这几件好事”。
  
第二,要洞察到许愿时的我与执行时的我不是同一个我。许愿时的我,感觉良好,旧年过去,新年到来,历劫重生,在此许下愿望......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8日 09:22

2017年度书单

2017年度书单
2017年读书比去年少一点也精一点。评级如惯例,完全主观,三星为不可不读,两星为不妨一读,一星为不如不读。今年三星不少,没有一星。
 
历史/传记/文化
 
The Historian’s Craft ***
Marc Bloch
 
1939年,年鉴学派创始人、53岁的犹太人布罗赫主动参军,然而法国一战即溃。布罗赫没有逃亡,而是加入抵抗组织,成为里昂抵抗组织的负责人。1944年春天,布罗赫被捕;6月16日,盟军诺曼......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5日 09:26

通吃华尔街和拉斯维加斯

通吃华尔街和拉斯维加斯
 
《全市场通吃的人:从拉斯维加斯到华尔街,我怎样战胜庄家和市场》(A Man for All Markets:From Las Vegas to Wall Street, How I Beat the Dealer and the Market)是索普(Edward Thorp)的自传。
  
 
索普是什么人呢?他早年跟信息论发明者、大数学家香农同在MIT数学系。他出身贫寒,特别喜欢动脑筋,又特别喜欢把动脑筋这事用来挣钱。
 
到赌场去算21点挣钱的人很多,索普最早从数学上证明通过算牌,玩家可以根据胜率变化相应下注,战胜赌场。
 
他还真跑......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19日 10:11

冷战不会重来,但这不是好消息

冷战不会重来,但这不是好消息
 
耶鲁开学前一天,我去拜访约翰·加迪斯(John Gaddis),受到了三个惊吓。
 
加迪斯是什么人呢?
 
“你要去见加迪斯?就是那个加迪斯(此处音速放慢一半音调提高八度)?”这是耶鲁朋友们听说以后的反应。
 
耶鲁有些国宝级学者,加迪斯是其中之一。他专治冷战史,延伸研究大战略(Grand Strategy)。纽约时报称,在冷战史学家中,加迪斯允称第一。他著作颇丰,《遏制的战略》、《冷战史》、《凯南传》,每本都叫好叫座。
 
关于《凯南传》还有段趣事。凯南本来无需介绍,考......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4日 14:27

富人逆袭

富人逆袭

现代民主体制有个未解之谜:

穷人为什么没有投票分掉富人的财富?

我们都知道,所有社会里的财富分布都很不平均,实际呈幂律分布,形象地说就是金字塔,越往上人数越少而每个人所占财富越多。把所有选民按财富由少到多排成连续序列,平均值落在的那个位置一定在中位选民的右边,术语叫作右偏,效果就是人们经常说的“被平均”。

假设盖茨有8个邻居,净财富分别是0、1万、10万、100万、1000万、1亿、10亿、100亿美元,盖茨自己是400亿美元。9家的中位数财富是第五名的1000万美元,但均值则是50多亿美元,被盖茨给平均了。

中位选民定理预测,......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8日 09:27

深度工作法

深度工作法
深度学习是人工智能的事,深度工作则是每个人的事。
 
生活与工作被切割成一个个碎片,这已是既成事实,我们不可能也不会想回到碎片化之前的那个田园牧歌时代,但时间在碎片中迷失,而归咎于手机没有用处,就算手机罪大恶极,末了还得你自己决定接下来怎么办:生活是你自己的,工作是你自己的,把生活过到最为充实,把工作做到最有效率,责任只属于你自己。
 
必须在碎片化中找到深度工作之路,《深度工作法》(Deep Work)书里介绍了一组办法。
 
第一,反复练习。
 
我们都知道大脑灰质,但大脑还有近50%由&l......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8日 10:45

iPhone X 评测 用家实话实说

iPhone X 评测 用家实话实说
 
第一,iPhone X 产能显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紧张。网上预订放开首日,几分钟后再订,交货就要到五六周后,现在缩短到三四周。但如果周边有苹果专卖店,选择专卖店预订取货,据我亲测,64G容量这一款基本上是随约随取。
 
第二,其实iPhone真没必要买256G,占手机容量的不外乎照片、视频,只要在iCloud里照片设置里选择“优化iPhone储存空间”,手机上就只会存“优化”版本,占用容量很小,而原片上传至iCloud。与其把钱花在手机内存上,不如花在iCloud上;而且,只要订阅iCloud容量超过200G,可以选择家庭共享,一个空间全家用。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03日 09:20

发明美元利率公式,为何还是当不上美联储主席

发明美元利率公式,为何还是当不上美联储主席
从五选一到二选一,川普最终决定了下一任美联储主席人选,是鲍威尔,不是约翰·泰勒(John Taylor),斯坦福大学教授,发明美联储利率公式的那个人。
 
泰勒只差最后一步。不仅在最后两个人选之中,而且,就在最后时刻,川普在共和党参议员中作非正式的民意测验,他还获得了最多票数。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离美联储主席这么近,是因为他发明了美联储利率公式;他最终不能上位,也是因为这个公式。
 
从头说起。
 
金融市场是个预期游戏,现价理论上隐涵了加息或者降息预期,实际上呢,当然要看美联储......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31日 10:48

剽窃-侵权-不体面指南

剽窃-侵权-不体面指南
中国人基本分不清剽窃侵权不体面。个别是真分不清,大多数是假装分不清。我一次讲清楚,以后谁再装,咦,脸掉了。
 
所谓剽窃,就是把别人写的假装成自己写的。不论多少,都属剽窃。偷一粒米也是偷。
 
所谓侵权,就是在合理引用范畴外,未经授权大量摘登或整篇拿走。当然,有人既剽窃又侵权,无碍。
 
在中国情境下,又有种种不体面操作:
 
不注明来源,只说据报道,少量引用。它既不是剽窃,又难以称之为法律意义上的侵权,就是为贪小便宜,抹去原创作者的努力,此为不体面。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