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7月15日 14:08

激励六要

无论在说到一个人、一个组织还是说到一级政府的时候,人们通常总会说其应该做什么,很少会说怎么去做,几乎从来不会说为什么这样做可行或者不可行。如果实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答案常常是:因为这样做是对的。

这与Steven Levitt的告诫恰恰相反:绝对、永远不要以为人们仅仅因为某件事是对的就会去做。这句话来自其Freakonomics系列的最新一本《不同凡想》(Think Like a Freak)。

Levitt是克拉克奖得主,美国少壮经济学家的中坚。克拉克奖颁给40岁以下的经济学家,得主许多后来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Levitt这样定义经济学方法:用数据来研究激励怎样影响行为。激励被放到了最核心的位置。不考虑激励的公共政策是不可能有效的。......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4日 21:09

反恐战争论

反恐战争论

互有疑虑的族群关系、分裂主义的政治诉求、针对政权机关的暴力袭击、屠杀平民的恐怖主义,这是四个层次的挑战,如何对之?

战略上须首重综合,四层兼顾,环环相扣(参读《解开民族与国家之结》:http://wangshuo.blog.caixin.com/archives/68554);但在战术上则必须首重区分,每一层须不同对策,不能混成一锅浆糊,那样既没有精度,更夸大难度,因族群矛盾一时难解而产生对反恐前景的悲观失败情緒。

处理族群关系,以平等为要;应对分裂主义的政治诉求,以政治斗争为要;防备暴力袭击政权机关,以同等烈度的武力打击为要;打击恐怖组织,以斩首行动为要。

反恐主要是政府职责,在民众这一侧的作为,要在建立分级预警机......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1日 00:41

大赢家普京

中俄这两天缔结了21世纪以来的第一个世纪大交易,刚刚达成的30年每年380亿立方米总值4000亿美元朝上的天然气进口合同,是其中的重要一部分,价格据俄方说保密,但算术一下可知每千立方米350美元朝上,高于预期。事已至此,希望中国最终总账算得过,吃点亏也可以,不要赌上国运。

乌克兰事件以后的各国选边站,分水岭在上海。普京在这里与中国最高领导人见面,随后中俄联合声明,要“把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推向更高水平”。http://international.caixin.com/2014-05-20/100679853.html  这已不再是套话。中俄之间不再是仅仅是相......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6日 13:32

kindle荐书人

kindle荐书人

我在亚马逊中国上的kindle荐书人推荐:http://t.cn/RvhTH3H 其中不少是财新的思享家丛书,我是假公济私还是举贤不避亲,检验书单成色便知。kindle书将阅读全球化,造福无量,可惜这次只能推荐中文书,如果英文书的话,我有更多选择。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5日 22:52

续读书六问之深夜答问

加班到深夜,同事来问我,看了我的《读书六问》,http://wangshuo.blog.caixin.com/archives/70359 要我给他15岁的儿子推荐书单。这位同事熟读经史,不会英语。

我说,我读书是为了自己。读到自认的好书,会盲目推荐给众人,至于谁从中获益,没想过也不关心。对于15岁男孩应读什么书,我跟他一样茫然。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5日 11:57

去得去不得

去得去不得

越南排华暴力,是对中越关系恶化的投射,也是对内部政治精英分裂的投射。内外事从来一体。两国关系恶化,受损最大的是侨民和外来投资;好比几十年没发洪水,就在河道里盖房子。李嘉诚现在全球投资看两点:对商业友好,是法治国家。(参读财新专访李嘉诚 http://companies.caixin.com/2014-03-05/100647243.html)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投资越南的都是冒险家。

一方面,随着中国近年对外日渐强硬,周边冲突变广加深;另一方面,随着乌克兰事件后大国逐渐分边站,全球政治有重归极化的苗头。

对于有全球化投资需求而又不是冒险家的那些中国人来说,明显的目的地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李嘉诚已投多年近年更大笔加注的欧洲。具体而言,依......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2日 21:08

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緒

同事张进正在连载抑郁症的文章,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 展现出一个优秀新闻工作者在抑郁症阴影下自渡渡人的勇气与能力。在读这些文章的时候,我意识到,还有更多人,特别是同行,虽然距离抑郁症还远,但时常受到情緒低落的袭击,焦虑,烦躁,缺少耐心,易怒。怎么办?这个我来回答。

好心情是自我选择的产物。神经心理学实验发现,人可以不是因为开心所以才笑,往往是笑着笑着就开心了。身心一体,......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3日 23:01

创新者的悖论

创新者的悖论

2014年迄今读过的最好一本书,又是一本老书,Clayton Christensen的The Innovator's Dilemma。Disruptive technology这个词就来自于它。商业类著作速朽,这本不然。这里摘录的是作者的七个结论,可以窥豹。

http://www.amazon.com/The-Innovators-Dilemma-Revolutionary-Business/dp/0062060244

I have found that many of life’s most useful insights are often quite simple. In retrospect, many of the findings of this book fit that mold: Initially they seemed somewhat counterintuitive, but as I came to understand them, the insights were revealed as simple and sensible. I review ......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3日 10:19

读书六问

读书了不起吗?

读书只是一个分配时间的决策,只存在适合不适合的问题,不存在读书比不读书更高贵的问题。有人从来不读书,但对人对事的判断有穿透力。不学而知,岂不是更高明?我则适合读书:喜欢,有比较优势。认识自己,理解社会,读书对于我是捷径,我走捷径而已。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1日 13:53

经济转型这件事

中国经济转型这件事的所有方面,都已经被人反复说过,不存在还有人不明白的东西。我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贡献一个视角吧。

我在财新工作,每年春节记者同事们返乡,回来都会聊天对表,新闻工作者的惯性使然,也算是一种抽样。

从去年春节开始,大家都谈到一个现象,就是缺人。有一定技术要求的熟练工种收入上升很快,木工、瓦工日薪达到300以上,据说现在又涨了。回来的同事还说,建筑工地上看不到多少年轻人,都是一帮中老年人在干活,其中不少是中年妇女。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没有失业的经济增长下滑。经济不振已经有两三年时间,但没有出现人们担心的失业潮。为什么?中国社科院蔡昉教授是关于中国劳动力问题的专家,他......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31日 00:23

马英九应该做什么?

人民应尊重这一事实:选出行政领导人和议会,就是给他们相机行事的授权。如果确实是很大一部分人民不再尊重这一事实,那么领导人可举行信任投票,要求全体人民重新确认授权。但无论何时何地,人民直接行政,2300万人领导一个人工作,不可能,不可取,只是鼓动而已。 这是台湾的一次宪政危机,将确立行政权独立于政治的边界。越不过去,则街头运动的颠覆力量从此失控。台湾自民主建政以来的历次街头运动,有力量亦有节制,目标明确同时呵护新生体制。这是台湾人最大的政治成就之一,要珍惜。稳固的民主必须既保护人民也保护行政权。 如果形势继续恶化,马英九应举行信任投票,哪怕因此提前大选,而不应退回服贸。这对台湾远比一个总统任期、一个贸易......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7日 11:33

纳吉布的选择

2009年曾有机会在马来西亚采访了刚刚上台的总理纳吉布及多位内阁部长,所以有了这篇文章。纳吉布连任至今。现在看来,文章有对有不对,对的不太重要,不对的比较重要。

大变将至

“我希望踏着父亲的足迹去中国。”2009年5月18日下午3时,面对中国记者,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敦•拉扎克这样开场。

纳吉布即将访华,开始其上任后第一次对东盟以外国家的正式访问。35年前,纳吉布的父亲、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拉扎克•侯赛因与中国总理周恩来在北京签署了两国建交公报。

从总理府会议室近五米高的落地窗向外望去,新行政中心布城(Putrajaya)双向十车......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6日 15:57

街头运动的一个极简模型

任何社会都是内在不稳定的。我用一个极简的模型来解释。

假设一个社会,从最不满意到最满意,所有人可以排成一个连续序列;他们要走上街头抗议所需要的条件,也构成一个连续序列。最不满意的那个人,不管别人怎么样,他都要走上街头;不满意程度仅次于他的人,如果没人上街则自己也不会上街,但只要有一个人上街,他就会跟着上街;依此类推,等98个人上街了,第99个人也会上街。这时候,他们要对付的只剩下最后那个人了。此之谓独夫。

这个模型跟善恶、是非、历史、民族和意识形态无关,只考虑一点:一个人需要有几个人已经上街才会上街。

在这个极简模型中,社会永恒地不稳定,只要有一个人走上街头,多米诺骨牌就会次......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7日 13:22

解开民族与国家之结

Ernest Gellner在其名著《民族与民族主义》一书开篇写道:民族主义有着内在的矛盾。现代民族主义默认一个族群一种语言一块土地,是19世纪在欧洲20世纪在亚非拉各民族批量立国的逻辑:奥匈帝国、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满清帝国瓦解,在其废墟上站起来现代民族国家(nation-state)。问题在于,民族数量何其多,而国家并不无限可分。一国得以立国,必然是因为其民族诉求得志,但立国之后,却不可能尽情容纳其国中各族接下来的独立诉求。

内置于民族主义的零和倾向,正是现代民族国家的悲剧。看历史与现实,民族主义走出零和博弈是幸运,陷入零和是常态。

如果多民族之间陷入零和博弈,将不再是一个逻辑是否一致的问题,不是一......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4日 20:03

编辑絮语之真正彻底的实用主义

中国精英对新加坡有特殊情结。近30年来有两次关注新加坡的潮流。一次在改革开放之初,一次在近年。新加坡既有法治国家与民主政体,也有一党执政与铁腕治国。外人对新加坡的毁与誉都在这里:誉之者重视如何实现两者兼容的手段;毁之者认为两者没有长期并存的可能。毁誉之间,新加坡却已经在变。

立国以来,新加坡惟有彻底的实用主义不变。这种彻底的实用主义,在过去将哲学王之治嫁接在法治之上,将父子传承嵌入民主政体的选举程序之中;也是这种实用主义,使其选择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无保留地拥抱全球化,节制既得利益,约束国有资本。还是这种实用主义,使得新加坡始终精英治国,延揽全球治理人才入阁。新加坡对绩效合法性的追求,......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16日 14:45

调查报道须有安身之地

几年前与美国新闻同行聊天,他们说美国的调查报道已经死掉了。当然这是激愤之言,但我还是吃惊。

我本来以为调查报道受新媒体形态兴起冲击最小。调查新闻需要长时间的详尽调查,分层次不同方向的探索,多人无间合作,前方与后方的协同。一句话,调查报道需要专业新闻机构。只要一个社会对调查报道需求旺盛,则无论社会化媒体自媒体带来什么冲击,那些保持核心能力,能持续生产高质量调查报道的专业新闻机构,就可永续。 

我还是天真。   

正是因为高质量的调查报道要那样来操作,所以成本太高。社会确实永远需要高质量的调查报道,但传统的新闻媒体提供调查报道,是一种介乎公益与商业行为的混合体。调......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09日 14:18

新股游戏的变与不变

IPO重启,投资者积压已久的打新热情迸发,与新上市公司创始人积压已久的套现冲动相遇。干柴烈火一相逢,恰似天雷勾地火。

打新股这类游戏的结果如何,是有定论的。James Montier的《行为金融》书中用大量数据证实:如果买入新股并持有,则随后数年相对于大盘而言将录得负的超额收益。这里说的不是哪一只新股,而是新股总体。所以,巴菲特不买新股:“要避开别人的婚礼。”他还说,“如果不想持有一只股票10年,就不要持有它10分......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0日 13:44

钱去哪儿了

这种背离持续好几年了,现在愈加严重:从数字上看,央行释放出的流动性不少;从市场上看,钱越来越紧张。

钱去哪儿了?

有人说美国退出QE,因此资金先知先觉流出了;有人说利率市场化进程驱动利率水平提高,存款追逐收益率跑了;有人说是资金空转,发出来的钱就在金融市场和房市几头打转,没有进入实体经济。

这些也许都有,但钱紧,主要不是因为流出去了,数字不支持这种看法;更不是因为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相反,钱紧最看得清楚的原因,正是大量的钱进入了实体经济,然后就死在那里了。一位做投资的朋友说:大量的投机和旁氏借贷人吞噬了信用,只吃不拉,如同神兽。

这太抽象,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就讲......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5日 20:04

2013年所读书

2013年所读书
《2011年、2012年所读书》: http://wangshuo.blog.caixin.com/archives/50077
《2010年所读书》:http://wangshuo.blog.caixin.com/archives/12964
 
年底结算书账,今年读过50本左右:传记都是犹太人的;名家新作普遍令人失望;还好三星级的好书总体比例较高。跟往年一样,三星是不妨一读,两星是可以一读,一星是不如不读。
 
经济/......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28日 12:17

绑好安全带

一位国际问题专家曾跟我说,不能过分低估因钓鱼岛问题引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我率尔而对。什么是军事冲突?双方渔政船在海上用水炮对轰算不算?渔政船相互撞击致人伤亡算不算?有人拿手枪开了一枪算不算?军机相互监视靠得太近结果撞上了算不算?冲突这种状态不是说有还是没有,而是一个连续统。如果把军事冲突定义为双方军舰飞机海上空中交火,可能性又有多大?我认为不超过5%。原因很简单,各方也许均能从鹰派形象中获益,但没有一方真正需要也承受不起军事冲突。只要没有一方真想打仗,各方总能在冲突连续统的临界状态到来前及时刹住车。

这位专家忧伤地看着我:“你太乐观了。我也认为出现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大,但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