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8月08日 09:26

啥都不信是输家

啥都不信是输家

一家书店有许多英文书要找出路,店长慕名找到我们,商定:其中100本捐给BetterRead英文书漂流瓶计划,开启一系列捐书专场,从此进入无尽漂流,造福参与计划的所有读者。其余上千本书以超低价在店内销售,BetterRead读者凭邀请码参加。

就这样。BetterRead与这件事的关系就这些,除此无任何利益。

很快,有人在活动消息下留言。

见多识广如我,一眼看出这是个梗,恶意梗。康夏散书事件,想知道的话自已搜。

泄愤完毕,恢复平静,我多想了一层。

举个例子。

我不接陌生电话很长时间了,心里不安......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1日 09:25

买不买房?

买不买房?

传奇基金经理彼得·林奇说过,对年轻人来说,买房可能是一辈子最好的投资。

首先,房子有居住价值。买了房子,你就不必再付房租。

其次,房子有投资价值。站在他的视角往回看――他当时是1980年代――房价的长期涨幅扣除维护费用后大约是略微战胜通胀水平。为什么房子能战胜通胀呢,因为看长期的基本面因素,房子的成本是地价、建筑材料、工资,未来的收入是租金,这些都是按市场价格随时变动的,本身对冲掉了通胀因素。

再次,买房这件事有额外的金融价值。买房有杠杆。用房子作抵押从银行贷款,如果首付两成的话,就是五倍杠杆。美国房地产和房贷市场很成熟,杠杆率更高,2000年左右的杠杆率是14倍左右......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8日 09:07

不知道用谁?用那个会写文章的

不知道用谁?用那个会写文章的
 
  一千个大师有一千种方法把文章写好,只有一种方法对每个普通人都有效。
  第一,多写。
  想把文章写好,现在就开始写,有想法也写,没想法也写。文以载道,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你只是写作这件事的学徒,多练,多写。斯蒂芬·金说,写作不能等缪斯,得把自己关起来,不写够字数不放出来。我觉得关起来没必要,每天写一篇,长短不拘,写上一年,必有成效。
  第二,快写。
  快得贯穿始终。想到什么,立马要写下来,别把它记在脑海里,那样无非是使你陷于持久的焦虑之中,要把焦虑释放到文字里;写的过程也要快,不要想太多谋篇布局......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6日 09:19

雅虎为何死

雅虎为何死

正确问题不是雅虎为什么会死,而是雅虎凭什么不死。我说的也不是雅虎一家,而是说所有公司。往大里说,所有公司、组织、联合体都难免一死,但这里不说别的单说公司。公司难免一死,成功过的公司更是非死不可。

那些成功过但到现在还侥幸活着的公司,无非是做到了一点,就是成功时攒下来的家底:钱、人才、技术、关系网或者叫生态,被投到了新营生里面,并幸运地又一次成功。这既需要远见――你得有能力有决心把资源用到新地方,又需要运气――成功说到底是不可控的。

如果说成功的机会只有1%而成功一次管过十年好日子的话,那么成功两次过二十年好日子的机会是万分之一,成功三次过三十年好日子的机会是百万分之一。雅......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1日 09:21

不用担心黑天鹅 白天鹅会先杀死你

不用担心黑天鹅 白天鹅会先杀死你

你把钱借给别人,他不仅不给你付钱,反而你要付钱给他。

还有天理吗?

但是,现在,负利率已经在世界经济的很大一部分中成为事实。

在欧元区和日本相继实行负利率之后,占全球GDP总量1/3的经济体采用负利率,收益率为负的国债总额已达10万亿美元。除美国之外,其他主要经济体的方向是朝着负利率前进,就连美国也是离加息越来越远,人们从讨论美联储会加几次息转向讨论减息的概率是多少。

理论上,这不应该发生。

在名著《大学经济学》里,艾智仁(Armien Alchian)说:“任何社会,不管是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原始社会还是工业社会,民主社会还是极权社会,只要有这三点,利率就不可能是零。......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6日 17:28

军队何时干政

军队何时干政

土耳其今日政变,近年用军队解决政治纷争的尝试,多出一个案例。

不过,与军人为什么干政这个问题相比,更有趣的问题是:军人为什么不干政?

这也是政治学大家Samuel Finer的名著 《马背上的人:军队在政治中的角色》中的核心问题,它为军人干政这个主题提供了完整的分析框架。

军队组织严密,凝聚忠诚,垄断武力,为什么军队干政是现代社会的例外而非常态?

因为军队干政有根本的弱点:不具备管理社会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没有合法性。

军队政变在欠发达国家成功率高一些,转入长期执政的机会也大一些,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分工和社会整合相对简单。但在发达社会,不可想象军人政变后长期用命令体制......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2日 09:22

买黄金是对法定货币投不信任票

买黄金是对法定货币投不信任票

人们普遍以为黄金还是货币,但它已经不是了。

2011年,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一场听证会上,议员质问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黄金还是不是钱?”

伯南克:“黄金不是钱。”

议员:“那为什么央行还持有黄金?”

伯南克:“用作储备的一部分。”

议员:“那人们为什么还持有黄金?”

伯南克:“为了对冲尾部风险,也就是非常非常糟糕的形势。”

议员:“黄金6000年来一直是货币,政府说它不是就不是了吗?你们能随便改写经济法则吗?”

伯南克:“……”

面对一连串质问,......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8日 20:41

政治衰败来临时 各有各的败法

政治衰败来临时 各有各的败法

一年多前,福山在《外交》季刊发表文章《美国在衰败》,将其新著《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投射到美国现实政治。如此标题出自曾经宣布过历史已经终结的人之手,带来极大心理冲击。在接受我采访时,福山说,衰败的不是美国文明,而是美国政治,原因有二,一是利益集团及其游说力量失控;二是两党政治极化。

福山以为,自由民主体制大框架下的不同设计当中,英式议会制比美式总统制要好。前者是议会经由选举产生,而政府由议会多数党执政,府院自然一体,既有民主,又有效率;美式总统制下,两者分立,过去几十年来共和民主两党虽然党争绵延不绝,但对大多数议题存在共识,所以承平年代斗而不破,大难临头共渡时艰。今天则不......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4日 09:09

王石不是姚振华的仆人

王石不是姚振华的仆人

很多年前,时任惠普CEO的女强人Carly Fiorina决定,惠普必须与康柏合并。为什么非得合并?具体逻辑今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决策极有争议。

惠普是硅谷的始祖之一,而康柏是组装电脑出身,一个重质,一个重量,一个关心创新,一个关心砍成本。两家公司基因不同,文化各异。强捏在一起行吗?

惠普公司的名称来自惠氏与普氏,对应两位传奇创始人的名字。他们当时均已过世,两个家族的惠普持股已然不多,但仍是蛮重要的股东,家族后人在公司担任董事,被视为公司文化和价值观的托管人,在这重大关头,他们的态度非常重要。

创始人家族坚决反对......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17:38

《经济学人》写作法

《经济学人》写作法

每个受过高中以上教育的人都能写好情信、家书和博客,但能够基于事实清楚明白有条理地写好文章的人却少得多。这需要才能但不是天才,可以通过训练获得,并不容易但努力会有收获。

努力的痕迹,可以在著名媒体的写作手册中找到。因为职业关系,我看过一些写作手册。他们主要来自英文媒体,如Bloomberg Way,以及我接下来要译介的The Economist Style Guide。中文媒体的写作手册,我只见过财新同事杨大明编制的。这类手册与法度森严的辞典不同,往往没有严格的编制,更像是层积岩,经验与教训在时间中层层积淀,看得见每一层。

《经济学人》杂志(the Economist)在新闻界地位特殊。它每周出版一次,形态明明是杂志,但至......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8日 09:20

怎么才能终身学习?像孩子一样就行

怎么才能终身学习?像孩子一样就行

与孩子们比学习能力,成人完败。与其向他人学习如何学习,不如低下身向身边的孩子学习。

与孩子相比,成人唯一胜出的地方是经验,它对应外在的行为模式和内在的大脑回路,经验意味着它们均已定型,好处是调用这些不需要占用内存,速度极快,坏处是失去弹性和可能。这就是成长:将无尽的发展可能向着与环境适应的方向收敛。多少人想重新来过,想想而已。

向孩子学习什么?

第一,极度专注。

每个戴眼镜的父母,都被孩子抓走过眼镜。感受非常特别。你觉得它手伸过来也不是很快,每个动作都历历在目,但就是躲不开,仿佛武侠小说里似慢实快的绝顶高手。

在抓你眼镜那一刻,孩子确实就是绝顶高手。心......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5日 08:55

全球化退场中,乱世登场只欠川普

全球化退场中,乱世登场只欠川普

全球化不玄虚,它是货物、人、资本、信息、观念在全球的自由流动,从来与每个人切身相关,息息相关。它像水往低处流一样自然而然,流到哪里,就给哪里带来洗礼;但它又不可能到达终点,自由流动从不曾充分自由,因为多赢只是理论上的可能,现实中与自由相伴而来的往往是赢家通吃,于是高效地造就一个输家比赢家多的世界。全球化总是全球树敌,这是它的宿命。

起有时,落有时,英国脱欧,我们目送全球化此番归去。

人们希望全球化是平等交往的结果,但它从来都并非如此。近代以来两次全球化的主浪潮,都伴随着强势政治-经济-文化体向全球的暴力输出,第一次是19世纪的大英帝国,第二次是冷战结束以后的&ld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2日 12:39

面临两难选择 作决定永远是一个人的事

面临两难选择 作决定永远是一个人的事

行动由搜捕变成消灭。

目标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民房里,伪装成甲虫的微型无人机潜进房间,发现恐怖分子头目都在,正装设自杀炸弹背心,人弹准备拍自杀视频。

不能派部队进去,因为此地被激进武装控制,但还有别的办法。天上承担监控任务的“猎食者”装有两枚地狱火导弹。

问题是:发射还是不发射?

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正在房子外卖烧饼。

先告诉你结果:小女姟死了。

《天眼》(Eye in the Sky),又一个十二怒汉式电影,但这次放在了无人机反恐的新叙事中。

与十二怒汉不同,片中角色分处多个密室。伦敦密室里有英国的将军、部长、司法总长、议......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4日 08:56

关于中国经济,一个价值千金的悬念

关于中国经济,一个价值千金的悬念

经济中最大的悬念,就是财经政策的巨幅摇摆为何发生?何时结束?能否结束?

这是一个价值千金的问题,a multi-billion dollar question。对它的回答,却要从这张图开始。

什么是中国经济的新常态?

中国人习惯了8%以上的高速增长,以为这才是常态;所以当近年开始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一般都以为这是经济增速下降,相对于8%的旧常态而言,要承受一定程度的增速下降。

许多人这样理解新常态:中国经济增长稳步放缓到7%,然后每年逐步放缓比如0.5个百分点,然后在5%左右的水平上长期增长。因为习惯了8%以上的高增长,接受这个程度的“新常态”,已经是人们在世界观上的重大调整。......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7日 09:09

一个算法解决高考填报志愿难题

一个算法解决高考填报志愿难题

博弈论、机制设计和实验经济学大家,2012年诺奖得主Alvin E. Roth刚出新书《谁得到啥?为什么?》(Who Gets What and Why,简称WWW),介绍市场设计(market design)。市场设计正是Roth的看家成就,此前都是论文,对普通人有如天书,WWW是他面向大众的惟一一本通俗读物,

自由市场概念,与物理学中无外力作用则匀速运动中的物体永远保持匀速运动的概念类似,而现实中多是匹配市场(matching market),即双向选择、并非完全由价格决定而有时完全不由价格决定的市场。这种市场比比皆是:大学招生,宿舍分配,器官分配。Roth的研究,揭示如何激发参与者如实披露其偏好信息,增加市场厚度(thick),减少拥塞(congestion),使......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31日 09:03

贫富分化剧烈,则均贫富不可避免

贫富分化剧烈,则均贫富不可避免

《查巴塔和墨西哥革命》,是一本你找不到理由去读的书:谁会对墨西哥革命感兴趣呢?

我之所以会读,是因为周雪光的推荐。周长期研究组织社会学、社会分层等,现任斯坦福大学经济学系及社会学习教授。在《寻书记》里,他讲述了寻找这本书的有趣经历,也激发了我的兴趣。他只讲寻书经历,没讲书的内容。我就很好奇,这到底是本什么书呢?

找不到理由去读的书当中,不时会有最值得一读的书,这本即其一。作者John Womack一辈子就这一本书,便成这个题材的扛鼎之作,拿到哈佛教授,然后就再也不写了。

书好的第一个理由是写作,学术著作写成非虚构,非虚构又写得时不时像小说。开篇村民公选村长的一幕,栩栩如生,如......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4日 13:23

关于读书的所有关键问题

关于读书的所有关键问题

读书了不起吗?

读书只是一个分配时间的决策,只存在适合不适合的问题,不存在读书比不读书更高贵的问题。有人从来不读书,但对人对事的判断有穿透力。不学而知,岂不是更高明?我则适合读书:喜欢,有比较优势。认识自己,理解社会,读书对于我是捷径,我走捷径而已。

读什么书?

这个问题既无答案又有答案。一方面,读书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所以不可能有普适答案。另一方面,近代以来的中文著作,难以与西文著作相比。中国如果能像现在这样再走20年,世界一流的学问和学问家会在中国大量出现,但那时我就老了。现在读什么书,是有答案的:要读西文书,首先是英文书。如果想读书,首先就要达到能英文阅读。......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4日 13:21

快速进化中的知识变现

快速进化中的知识变现

如果我在你的微信朋友圈,可能已经变得有点烦人。本来好好的一个高冷,怎么每天都在发问答,而且点开看还要钱?

我在玩值乎,也在玩分答。

从数年前Quora开始的、用问答形式启动的知识/经验分享,在经历了在中国的落地、变形、再创造及反复迭代之后,终于找到了一条生路。

这条路有三个要点。

第一,把知识/经验的生成与消费即期化,从而最大限度地摆脱了知识变现在中国的一个天堑:盗版侵权。自己的创造自己马上变现,去中介,去链条,从而也去掉了被盗版被侵权的时间窗口。生产即变现。赞美这利用社交媒体平台的新办法!

所有基于知识的商业模式,都应该思考它带来的机会。

现在好了,有......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6日 09:01

多少悲剧? 谁分配? 怎样分? 分给谁?

多少悲剧? 谁分配? 怎样分? 分给谁?

多少人能上大学?其中多少人能上一流大学?怎样在所有高中毕业生中分配这些机会?

教育改变命运,是社会流动性的最重要源泉。上大学是稀缺资源,而有稀缺就有分配,对于那些在分配中受损的来说,这就是悲剧。一个人的命运、一个家庭的努力,就此转向。

现行的高考录取名额分配制度是一个混合体。它包含了对考试能力的认同——一省之内大体考分说话;也包含了对其他能力的欣赏——体育特长、各种保送;也包含了对现有地区差别的认可——不同省份录取名额不同,分数线不同,录取率不同。

每一项,都是对一种平等观的接纳:考分之前人人平等;素质之前人人平等;就连对地......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3日 11:25

谁损害社会信心,谁就毁灭你的财富

谁损害社会信心,谁就毁灭你的财富

中国大乱对谁有利?

想象中国大乱对谁有利,然后去寻找阴谋策源地,这种思维来自于过时已久的掠夺经济学:中国人家藏重宝,如果大乱,资源会被人夺取,人民会被外族奴役。

这个世界太多时候并不善意,可是,这样做并不符合掠夺者的最大利益。掠夺并不创造财富,它以一种极为低效的方式转移财富,过程中毁灭比夺走多得多的财富。

财富是什么?是全社会成员分工合作构建起来的交换体系,它取决于参与者的自由选择、整个体系的稳健运行、以及长期交换后形成的信心。为什么现代出现那么多次经济奇迹?日本奇迹、汉江奇迹、中国增长的奇迹?因为哪怕是在一片废墟上站起来,只要一个社会能建构出这个交换体系,社会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