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文章归档 > 2018年六月
2018年06月07日 09:24

内容加减法

内容加减法
在中国生产内容的诸多不容易中,这一条很气人:你生产,他来偷,生产多少偷多少。偷得理直气壮,社会不以为非,视作好商业模式。
 
怎么办?
 
第一,降维攻击,把抓小偷的成本降到小偷偷你的成本一样低。
 
打官司不可不用,不可轻用,耗时耗力,法庭判决难测,执行成问题,即使赢了也没几个钱,侵权者以逸待劳,很难感受到痛苦。
 
去打对方的联络电话,托关系找到对方负责人,要他停止侵权,行吗?
 
他偷你的文章,给你打过电话联系版权了吗?他找你商量过吗?没有,直接就偷。......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04日 09:24

父亲度过了想要的一生

父亲度过了想要的一生
父亲去世,今天头七,我写几句。
第一,我懂得,情绪是复合的但不是混合的。对父亲去世的悲伤,对父亲告别病痛折磨的释然,从我的性格本身化成而来的情绪底色,这三种情绪同时存在,却不会混合成面目不清的一团混沌。相反,它们的面目非常清楚浓烈,没有因为另外两种情绪的存在而受羁绊。何时切换到哪种情绪则是随机的,随机并不是三分天下,只是何时哪种情绪降临我把握不了。
 
七分悲伤、两分底色、一分释然,这三种情绪不是鸡尾酒,不会调合出一种中庸的新情绪出来。它们类似轮盘赌,轮盘在转,而概率已经设定好,球七成会掉入悲伤格,两成会掉入底色格,一成会掉入释然格。至于此时......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01日 19:54

幸福就是跟小朋友一起读科学

幸福就是跟小朋友一起读科学
适合小朋友们看又偏严肃的科普书有两类。一类是给小朋友自己读的,这需要小朋友年龄和知识积累都到一定程度,基于兴趣自我驱动,自我学习。我们家朵拉还没到这个阶段。我比较熟悉的是另一类,也就是大人——在我们家就是我——跟小朋友一起读的科普书。
 
跟朵拉一起读科学书,是我的愉快时刻。我是文科生出身,科学知识本来有限,加上年久失修,早不堪提,读这些书对我来说也是学习。跟小朋友一起学习,更需要自己先习得、消化之后再作输出。各种学习理论皆有共识,朝向输出的输入最有效,我亲身经历,完全同意。此外还有一层附加价值,跟妈妈相比,爸爸往往是弱势群体,是被小朋友嫌弃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