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文章归档 > 2014年三月
2014年03月31日 00:23

马英九应该做什么?

人民应尊重这一事实:选出行政领导人和议会,就是给他们相机行事的授权。如果确实是很大一部分人民不再尊重这一事实,那么领导人可举行信任投票,要求全体人民重新确认授权。但无论何时何地,人民直接行政,2300万人领导一个人工作,不可能,不可取,只是鼓动而已。 这是台湾的一次宪政危机,将确立行政权独立于政治的边界。越不过去,则街头运动的颠覆力量从此失控。台湾自民主建政以来的历次街头运动,有力量亦有节制,目标明确同时呵护新生体制。这是台湾人最大的政治成就之一,要珍惜。稳固的民主必须既保护人民也保护行政权。 如果形势继续恶化,马英九应举行信任投票,哪怕因此提前大选,而不应退回服贸。这对台湾远比一个总统任期、一个贸易......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7日 11:33

纳吉布的选择

2009年曾有机会在马来西亚采访了刚刚上台的总理纳吉布及多位内阁部长,所以有了这篇文章。纳吉布连任至今。现在看来,文章有对有不对,对的不太重要,不对的比较重要。

大变将至

“我希望踏着父亲的足迹去中国。”2009年5月18日下午3时,面对中国记者,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敦•拉扎克这样开场。

纳吉布即将访华,开始其上任后第一次对东盟以外国家的正式访问。35年前,纳吉布的父亲、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拉扎克•侯赛因与中国总理周恩来在北京签署了两国建交公报。

从总理府会议室近五米高的落地窗向外望去,新行政中心布城(Putrajaya)双向十车......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6日 15:57

街头运动的一个极简模型

任何社会都是内在不稳定的。我用一个极简的模型来解释。

假设一个社会,从最不满意到最满意,所有人可以排成一个连续序列;他们要走上街头抗议所需要的条件,也构成一个连续序列。最不满意的那个人,不管别人怎么样,他都要走上街头;不满意程度仅次于他的人,如果没人上街则自己也不会上街,但只要有一个人上街,他就会跟着上街;依此类推,等98个人上街了,第99个人也会上街。这时候,他们要对付的只剩下最后那个人了。此之谓独夫。

这个模型跟善恶、是非、历史、民族和意识形态无关,只考虑一点:一个人需要有几个人已经上街才会上街。

在这个极简模型中,社会永恒地不稳定,只要有一个人走上街头,多米诺骨牌就会次......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7日 13:22

解开民族与国家之结

Ernest Gellner在其名著《民族与民族主义》一书开篇写道:民族主义有着内在的矛盾。现代民族主义默认一个族群一种语言一块土地,是19世纪在欧洲20世纪在亚非拉各民族批量立国的逻辑:奥匈帝国、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满清帝国瓦解,在其废墟上站起来现代民族国家(nation-state)。问题在于,民族数量何其多,而国家并不无限可分。一国得以立国,必然是因为其民族诉求得志,但立国之后,却不可能尽情容纳其国中各族接下来的独立诉求。

内置于民族主义的零和倾向,正是现代民族国家的悲剧。看历史与现实,民族主义走出零和博弈是幸运,陷入零和是常态。

如果多民族之间陷入零和博弈,将不再是一个逻辑是否一致的问题,不是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