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文章归档 > 2010年六月
2010年06月29日 15:31

碳金融你懂吗?

“碳金融你懂吗?”上周五下午熊晓鸽在电话里问我。再过两个小时,我们会在陆家嘴金融论坛浦江夜话之碳金融一节上相遇。他是主持人,我是发言人之一。

我不敢说懂,还好有言可发。如下:

碳金融跟金融有很大区别。金融可以先有市场后有政府,金融市场可以而且一直走在政府前头。碳金融不一样,没有政府就没有碳金融。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碳金融无法走到政府前面。

为什么?碳交易的起点是碳减排总量。中国现在没有这个总量。气候谈判还在进展当中,中国过去没有碳减排义务,将来承担何种义务,要看谈判进程。现在北京环境交易所、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和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发生的碳交易案例,都是在自愿的基础上发生的,这些......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8日 21:50

美国金融改革50分

周末在上海见到伦敦商学院教授Richard Portes,美国人,来自芝加哥,但职业生涯和学术生涯全在英国成就。1983年创建经济政策研究中心,是欧洲最重要的独立学术研究机构。1992年到2008年间任英国皇家经济学会主席,任职期之长仅次于凯恩斯。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他是英国援救银行方案的设计师。对于美国参众两院刚刚达成一致意见的金融改革法案,他来作评再合适不过。

他摇头。“这个法案不好。”法案没有解决这次危机的主要成因。

第一,金融机构太大而不能倒的问题,法案没有涉及。再出现一个AIG怎么办?

第二,债信评级机构的商业模式──从获评级的公司那里收取费用──利益冲突太大,其害处在这次危机中充分暴露,但法案对......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4日 11:55

陆克文为什么下台?

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下台,全中国受打击最大的可能就是我了。本来约定6月间要对他作一次专访,但从6月初拖到6月尾,始终定不下来具体时间。我知道他面临政治挑战,有可能在几个月后的下一次大选中败选,压力大;我也知道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澳大利亚,陆克文很忙。最后得到的消息是采访延至7月。然后,今天一觉醒来,陆克文下台了。

陆克文2007年刚当上澳大利亚总理后不久,胡舒立和我曾经在北京专访过他。他年轻、自信,用英文接受采访但不时插入几个发音准确的中文词。当时,许多人对陆克文充满期待──终于出现了一位能用中文与中国领导人交流的西方国家领导人。此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造访澳大利亚国会,陆克文直接用中......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3日 11:34

3000亿美元“两房”债券血本无归?

房利美和房贷美宣布退市,意外地在中国激起波澜。中国3000余亿美元“两房”债券血本无归之说,嗖嗖地又窜了出来。有人翻出刘梦熊此前文章,要求问责“两房”债券投资决策。

我无法理解这种思维。

“两房”退市,受影响的是股票投资者。“两房”宣布退市前,每日成交金额1000多万美元左右,有一定的流动性。下市后这种流动性将消失,这是“两房”股价应声下跌40%左右的原因。

但是,“两房”是退市不是破产,与其债券偿付能力毫不相干。没有一家信用评级机构以下市为由调整其债信评级──顺便说一句,至今两房债券信用评级仍是AAA。自6月16日宣布退市以来,“两房”债券价格持续上涨收益率下跌。这当然也跟下市毫无关系,而是......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20日 21:49

人民币汇改破除两大迷信

人民币汇改破除两大迷信

两大迷信被破除:第一,汇改需要择机;第二,外部压力越大,汇改可能性越小

中国人民银行周末宣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破除了内外界关于人民币汇率改革长期以来的两大迷信。

第一大迷信,汇改需要选择时机。

如果仅看时机,此次汇改时机并不完美。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未止,导致全球追逐安全资产,美元对主要货币均大幅升值,过去数年间实际与美元绑定的人民币汇率也已相应升值。此时汇改,再度打开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空间,决策者显然不认为所谓的时机因素很重要。

时机确实不重要。扩而言之,改革30年,茶余饭后总有一个......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8日 14:32

三网融合的三个误解

第一个误解:三网。

三网融合概念出自经济学家周其仁。10余年前,他首倡电信与广电双向准入,成立数家全功能的全国性电信公司,依托互联网提供竞争性的信息服务。三网之中,电信网、广电网为物理网络,互联网为信息网络,其实不在同一层次。说三网合一或者融合,略失疏放,但在电信改革将起、互联网在中国狂飙突起之时,它成为时代最强音,寄托了人们对于打破电信业垄断的热烈期待,更视基于新兴网络的信息自由流动为自然而然。

第二个误解:三网融合能戏剧性地重构既有的信息基础设施行业。

自本世纪初修改电信法以来,在美国,电信网与广电网的双向准入法律上已没有障碍。怎么样呢?10年之后,有电信公司提供视频服务,也......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9日 09:36

入土为安

张鹤龄与祝松遐是我妻子的爷爷奶奶。他们的故事有无以言表惟历史才有的厚重。

1903年,张鹤龄出生在湖南安乡。3岁丧父,8岁丧母,13岁造反,16岁从军。

北伐军兴,张鹤龄所部应之于湖南,讨孙传芳入杭州。受国民政府航空署长徐培根命,张鹤龄督修笕桥机场。祝松遐父为机场工程木工班头,其叔为设计师,张祝由此相识,成婚。张字鹤龄,因字妻子“松遐”。

1931年,因营救徐培根之弟、左翼作家殷夫,且与贺龙素有来往,张被捕,坐牢六年,地下党定期送来钱粮,一家老小赖以得存。

1937年,抗战爆发,张鹤龄出狱,张治中延至麾下,随迁湖南地方行政干部学校、中央军校长沙分校、武岗分校。后由张荐入白崇......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2日 10:24

化解群体事件的曾庆洪方式

南海本田工人罢工事件,在连续僵局之后,突有转机。

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洪轻车简从,突然来到南海本田工厂,径直走向罢工工人,与工人直接对话,不回避最尖锐问题,当场与工人达成暂时复工协议。广汽集团与此次罢工事件所在的南海本田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后者是本田独资企业。但罢工事件与广汽利害关系极大,由于缺少零部件,广汽与本田合资的四家汽车厂也已全面停工。

曾庆洪做法为近来罕见,但中国人从来都有以曾庆洪方式解决群体问题的政治智慧。从两汉名太守治盗至今,关键人物没有仪仗,不带随从,不事威胁,置身于群体事件漩涡中心,视自身安危如无物,与人群直接对话,当场化解危机。

此举要成功,居上位者要有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