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历史终结以后

历史终结以后

看到李大卫提到弗朗西斯·福山一句,我可以多讲几句。我2004年秋在SAIS上过一学期他主讲的民主制度课,花了很长时间讲state building,内容与近来思享家(www.i.caing.com)上的讨论有关联,我呆会儿介绍。

福山近年提的人少了。1990年代中后期,他是最受关注的政治学者,因为《历史的终结》。福山的学术背景在美国大学者中不算最蓝血,曾效力于兰德公司,《历史的终结》始于他就职兰德期间的一篇文章。福山后来转到SAIS(国际关系研究院)。SAIS追求实用,更像是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培训中心。

《历史的终结》说,苏联崩溃,政治制度路径之争有了答案,宪政民主制胜出。福山想不到过了十年,出来一个“北京共识”。这本书当然有着那个时期的天真,但结论错了吗?

最近读阿拉伯史,理解到,从博斯普鲁斯海峡往东直至太平洋的这片亚欧大陆旧世界,在西力东渐后应变的长时段中,稳固宪政民主政治出现是例外。日本、韩国、台湾极为特殊:冷战前哨、大敌当前、美国保护。印度我不了解,先不说。其他?没了。

阿拉伯世界应对西力东渐,多从一战后奥斯曼士耳其瓦解讲起,英法在阿拉伯世界的势力达到顶峰。与中国一样,救亡与现代化是阿拉伯世界20世纪前半叶的主题。西方势力留下的君主制、纳赛尔主义、泛阿拉伯主义、共产主义、阿拉伯社会主义(Ba'ath)、伊斯兰运动百舸争流。在中国也有可资比较的光谱: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变法维新、革命、三民主义、列宁主义,也有义和团。

1950年代以后,进入了“阿拉伯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时期。纳赛尔主义在埃及得政,阿拉伯社会主义(Ba'ath)在叙利亚、伊拉克上台,君主制在约旦延续。阿拉伯世界没有回归一统,分头进入民族独立和世俗现代化时期。用新式武器和新式练兵法训练出来的军人是阿拉伯世俗现代化的最主要推动力量。这一幕似曾相识,晚清的掘墓人也是新军。

播下龙种,收获跳蚤。无一例外地,土耳其以南的阿拉伯世俗政权都演变成以强人为领袖、以军队和秘密警察为支柱的专制政权。在叙利亚和战前的伊拉克,世俗的专制政权还走向世袭的专制政权。阿拉伯世界各种主义和道路之争,百年来走在暴力加剧的螺旋里,恶与恶相互激发,最暴力者胜出。

现在,惟一能与世俗专制政权相抗的,是现代伊斯兰运动中以恐怖手段追求伊斯兰教法治国目标的最极端势力。摆在阿拉伯面前的选择,是坏和更坏。

如果把《历史的终结》当现实总结,现实已经证明了福山的天真。如果把《历史的终结》当预测,我看不到阿拉伯世界普遍进入宪政民主制的道路。战后伊拉克成不了样板。如果把《历史的终结》当作讲价值判断,我认同。我算乐观还是悲观?

回到福山的state building,这是价值中立的对政府行为的技术分析。

分析政府行为,福山用了两个指标。第一个指标是scope (范围),就是政府干什么。政府干多少事,是一切政治分歧的由来,但福山在此剥掉了价值判断,把政府职能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基本功能,提供纯粹的公共品(国防、法律和公平、财产保护、宏观经济稳定、公共医疗)和基本的平等(保护穷人);第二类职能包括解决外部性问题(环境、教育),管制垄断,社保,金融监管;第三类职能是积极主义的,包括但不限于产业政策和财富分配。

显然,从第一类到第三类,政府权力范围(scope)越来越大。

第二个指标是strength (强度),就是在政府做事范围(scope)里的这些事,做得到不。好多政府想做产业政策,但拉美国家政府做的效果就是不如东亚国家。在这个单项上,东亚国家政府就够强。

按这两个指标,有四类政府:管得既多又强的,多但弱的,少但强的,少且弱的。共产主义如果实现,属于管得既多又强。现在常说的失败国家,如索马里,如快变成失败国家的菲律宾,属于管得既少又不行。

以scope为横轴,以strength为纵轴,就可以得出下面这张图。

苏联政府管得比所有国家政府都多,但管治水平低于法国、日本和美国。法国在西方发达国家中管理范围最大,而管治水平相当高,所以法国不可小觑。美国管得很少,在图中仅多过失败国家,但胜在管治水平高。中国在哪里?福山没标出来。

加入时间变量,可得下图。

苏联从1980年什么都管管得还行,变成2000年俄罗斯少管很多但什么都管不好。这是苏联剧变后的动乱年代。与此相比,1981年到1995年,新西兰发生了管制革命,政府所管范围大大减小,而在缩小后的范围内,管治水平明显提升。这是理想的变革。

中国的变化,在福山看来是水平的。从1978年到2000年,政府绝对地缩小了管的范围,而管治水平没有变化。这不坏,但如果能像新西兰那样就更好了。中国是缺了什么?接下来中国会向哪个方向突破水平线?

注:图表来自福山课程PPT

订阅我的博客:http://blog.caing.com/rss/user/4.xml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