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奥斯陆半日

奥斯陆半日

昨天下午,大会结束,奥斯陆依然阳光灿烂,我提前执行原订今天上午的步行计划。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决定,此时此刻,奥斯陆阴雨绵绵,因为昨天下午临机取决,我得以在饭店房间里记录昨天的步行,并杀掉去机场前的时间。

打车去维京海盗船博物馆。黑人司机居然不知道怎么走。我拿出android手机,google地图上已经事先标出了我要去的几个地方,包括海盗船博物馆在内。内置GPS可以行车导航,也可以步行导航,帮了我和他大忙。

海盗船博物馆在海湾中一个半岛上,野意盎然,与市中心相比完全是另外一个地方。

天太蓝,云太白。林子里面有小鹿,手机摄像头抓不住。

博物馆很小很低调,就图上这么点大,里面放了三艘维京船。维京人是10世纪前后北欧海上霸主,劫掠为生。曾经上溯塞纳河进袭巴黎,也曾发现格陵兰岛,还有人说最早发现美洲的就是他们,但这没有被学者公认。

船对于维京人好比马对于匈奴人,所以有贵族死后以船为墓的传统。这三艘船都造于9世纪左右,于19世纪后半叶至20世纪初相继出土于贵族墓葬。

正面图。

全景图。

逛完只需要15分钟。出来后,逗了逗小卖部的萨摩耶,等公车间隙,又拍了一张蓝天白云。

打车过来时,我问司机奥斯陆房价如何。国内房价涨势如此喜人,使我出国常常询价。司机说,很贵,10万美元是最低的。我问,那50万美元能买什么样的?“那能买非常好的房子了。”他指了指图中路边这种。嗯。这地方距市中心行车10分钟。

坐30路公车,在国家剧院下车。站着的这个是不是易卜生?

Loney Planet关于奥斯陆总共只有20页,好像提及的惟一名人就是易卜生。我对他一无所知,电话老婆,她倒是知道有个玩偶之家。

按google地图的指示亦步亦趋,前面是Grand Cafe。Loney Planet说奥斯陆的吃食不敢恭维,提到这家只不过因为它是易卜生每天午前11点必来之地。难道是菜好?易卜生的菜单是雷打不动:herring、啤酒、当地特产烈酒一小杯。文人这么有纪律,少见。

侍者把我带到易卜生当年的桌子前,已经退出现役,被餐馆给贡起来了。

菜单几页纸,但我没见过世面,感觉实在很fancy。总共只卖四道主菜,其中一道是鲸鱼肉,一道是某个品种的鲨鱼肉,还有一道是鸡,我总不至于千里迢迢来吃鸡吧?最后一道是产自北极的Charr,谨慎起见,我拿出iPad,字典说是嘉鱼。帮助有限,嘉鱼是什么鱼?重要的是它不是鲸鱼不是鲨鱼也不是鸡,我点了它。为了纪念易卜生,我还要了当地啤酒。

Grand Cafe出来就是挪威议会。不大,再感叹一次蓝天白云。

再往前走,是奥斯陆大教堂。

再往前走,到了奥斯陆中央火车站,站前广场上有一只老虎雕塑,气韵生动。当时没注意,但昨天发出图片后,有思享家注意到,老虎在流泪。这几滴泪真是画龙点睛。

看完老虎,我就回饭店了。

在外旅行,只有跟老婆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又会认路,又喜欢新鲜。一个人在外,我马上变路盲,过去几乎从不出饭店。这次奥斯陆半日,一靠google地图指引,二是因为我想,出来玩,要像老婆就在身边一样。子说,事神如神在。

中午离开奥斯陆前在中央火车站,雨霁云开,奥斯陆海湾露出真容,nexus one手机摄像头拍出了壮丽的画面。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