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新闻媒体生命力的一种表述

新闻媒体生命力的一种表述

这次在丹佛参加美国商业新闻编辑和作者协会(Society of American Business Editors & Writers)年会,感受颇深。对于纸面媒体在美国已经进入生命终末期这一点更无疑问,对于美国同行们微笑自嘲的达观感到温暖和无奈,对寻找我们自己未来命运的压力,感到如刀锋在喉。

深夜找到一篇旧文,是去年《财经》在香河天下第一城开全体年中大会时我的发言。所有想法都没变,只是第一条,现在看来更紧迫。要说明,时值春夏之交,所以会提到奥运会。

一、《财经》10年来可以说是全天候增长,但现在行业变迁的前景清晰可见。转型的时间比大多数人想象的都要紧迫,去年中国广告市场上报纸广告下降1%,杂志增长10%,但增长率与上年持平而已。转变未来只会加速。我们是新闻工作者,不涉足广告,但广告市场的沉浮最终决定我们前途的明暗。

二、追求有深度有质量的新闻始终是关键,同样关键的是《财经》要一直保持基本立场:批判精神,自由主义,承认、理解中国问题的复杂性但总是追求超越。

三、必须在互联网上尽可能多地尝试新的内容形态/产品线/业务线,关键是如何保持在所有新的尝试中保持和发展《财经》的新闻品质与精神气质。我们要放开怀抱发展新产品,同时也要始终保持自省,不要在我们所不熟悉的新领域里轻易地流俗从众。

四、现在估计大家都盼着奥运会早点过去,但奥运会以后的中国,一定会不一样。在此时此刻这个特定节点上发生的奥运会,肯定会成为分水岭式的标志。不管在奥运会之后中国经济会不会出现猛烈的下滑,股市会不会继续跌到2000点以下,房市会不会崩盘。这些短期事件出现与否,不会影响我的一个基本判断,就是奥运会以后的中国是另一个中国。

经济上,奥运会可以说是对中国2001年加入WTO以来取得的经济成功的加冕礼。

就规模而言,中国在各个领域出现了世界级的企业。规模当然不说明一切,但也很重要。重大的乃至世界级的经济事件、企业并购会越来越常见。以前可能是突破性的金融新闻、公司新闻和产业新闻,现在可能越来越常态化。与中国有关的金融新闻、公司新闻与产业新闻,应该说,当事各方的想象力有多大,就可能出现多大的新闻。最终这会使得我们对这类新闻的兴奋感减少,但并不会减少它们对经济的重要性。这对我们在这些新闻领域持久地占据制高点是一个挑战。

需要看到可能更重要的一个因素:中国从加入WTO所获得的一揽子改革动力应当说随着履约完毕而基本耗尽。在渐进改革中获取巨大利益的利益群体与经济增长催生的改革要求之间的碰撞与博弈,是另一个比较重要的持久的新闻来源。《财经》从来都比较擅长这一类新闻报道,今后必须做得更好。

政治上,中国表现出融入世界体系的强大意愿。奥运会前的火炬风波是一个巨大的心理冲击,中国人的自我认知与他人对中国人的认知之间的鸿沟赤裸裸地展现。不过这一冲击看起来也有积极效果。政治领导人对外逐步表现出少见的柔性与智慧。东亚暂时摆脱历史悲情出现多年来首见的建设性气氛,是一个证明。这个进程绝不会在奥运会之后结束。中国不仅必须在经济上融入世界体系,也必须在其他领域特别是价值观领衔的领域里与世界体系实现有效的沟通对话,而不是过去说求同存异实则各说各话。

在中国内部,我认为,一个在利益问题上未摆脱内视、权力在内部趋于多元化、决策机制更多依靠内部平衡和共识的政府,与迅猛成长的公民社会带来的难以预测、很难控制的汹涌民意之间的碰撞,也会是一个已经成熟的且会相当持久的新闻来源。

所谓成熟,一方面指数量已经达到临界点,另一方面指媒体的可操作空间也已打开。

当然,关于政府治理基础设施建设,包括社保、医疗改革等在内的社会基础设施建设,都已经是也会继续是重要的新闻来源。

最后,我请大家有空看看汪丁丁在《财经》10周年纪念刊后面写的跋,比较近似地表达了我们的追求。在文章的末尾,丁丁说,我们不过是在每一重大事件中运用独立判断能力,忠实记录,一以贯之。我觉得,说到底,不管媒体行业变迁如何发生,能把这个一以贯之,我们就永远有生命力。

丁丁文章附后——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