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有效写作十三篇

有效写作十三篇

导言之新闻腔与俚语

不要用太多俚语 (例如:他1994年一举成名。 He really hit the big time in 1994)。如同隐喻,俚语只有偶尔使用才有效果。

要避免只有新闻记者才用的表达方式,比如,向人竖大拇指(the thumbs up), 大拇指朝下(the thumbs down),或者绿灯(green light)。不要用工作轻闲优厚gravy trains,也不要用步步为营说战术(salami tactics),不要说这一类(the likes of)。要避免用丑陋或用得太多的表达,比如底线(the bottom line)、高调(high profile)。

不要用caring表示关心的,用carers来表示护理人员。这样造词太容易但没意思。

不要让读者预测到你的遣词,特别不要让他们预测准到令人感到滑稽。所以,写政府部门的时候,不要用大人物这个词;写英国上院的时候,不要用阁下们(their lordships)这个词;分析共产党的时候,不要用同志(comrades)这个词。难道每个草坪都整齐得像修过指甲一样(manicured)?难道每个毒贩都非得是男爵(barons)?

总要清新行文。老用新闻腔使文章没有生气。日报记者有个缺点,由于没有时间炼字,他们习惯于用现成的、用过无数次(seventh-hand)的表达。懒惰的记者觉得下面的句子很舒服:产油(oil-rich)国A,在病中的(ailing)总统 B治下, 有在位多年的强人(long-serving strongman),据坊间传闻(chattering classes),是一名狡诈的政治作手(wily political operator),所以当前局势不稳(uneasy peace)。在他最近作出分水岭式的(watershed,或者landmark,地标性的,又或者sea-change,巨大的)决定,逮捕首相 (于是蜜月结束,the honeymoon is over)后,分离出去(breakaway )的南部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bloody uprising)。类似地,偷懒的商业记者喜欢谈困境中的(troubled)公司C的问题,它是万向节行业革命(revolution)的牺牲品。接近内情的人士(well-placed insiders)预测这家公司将被一场成败在此一举的(make-or-break)罢工撕裂,除非重量级人士者在马拉松式(marathon )谈判的最后一刻(11th-hour)介入。

行文不能有太多套路。”故事的开头通常是这样:“首先是好消息”(First the good news),那么肯定接下来会有“现在是坏消息(Now the bad news)。 然后会插入一段来自某位行业分析师(one industry analyst)的话,这句话里多半会有“假如,而且是个很重要的假如“( If, and it's a big if)。到文末的时候,假如作者承认自己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么至少“有一件事是肯定的”(One thing is certain), 最后则以"正如某人所说的那样“(As one wag put it)来结尾。

时髦的词和词组令读者生厌。有一些词汇是有意从电影电视或者政客言论中摘来,如遥远的桥 (bridges too far),帝国的反击(empires striking back),更好更温柔(kinder, gentler),F打头的粗话(F-words),当月流行(flavours of the month),X世代(Generation X),理智与感情(hearts and minds),价值连城的问题($64,000 questions),southern discomfort(流行音乐唱片名,与一个百年烈酒品牌Southern Comfort相反),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30多岁的人(thirty-somethings),机会之窗(windows of opportunity),牛肉在哪里,意指实质是什么?(where's the beef?)。

另外一些词汇则来得没这么好玩,往往来自社会科学家。如果发现自己在用下面这些词,你要停下来问:第一,这些词最适用吗?第二,如果是五年前或是10年前,你会用这些词吗?如果不,原因是什么?

应对(address)。既然问题可以被回答 (answered), 议题可以被讨论(discussed),难题可以被解决(solved), 困验证可以被处理(dealt with),为什么要用应对(address)这个万能词汇呢?

照料(care for)以及所有用caring开头的短语。为什么不用look after呢?

社区、共同体(community)。如前面“去掉冗词”一节所述。

环境(environment) 。写作的时候但凡遇到环境(environment)这个词,删掉。

著名地(famously)。通常是冗余的,总是惹人厌的。

聚焦(focus)。世界是个舞台,又不是棱镜。

个体(individual)。在某些上下文中还可以,但越来越多地用于替代男人、女人和某人(man, woman or person),这就不对了。

海外(overseas)。用得越来越多,很多时候错误地用来指国外或外国。

参与(participate in)。何不用take part in?词的数量一样但音节少一些。

伙伴(partner)。无论舞伴、性伙伴和人生伴侣,现在都用伙伴。你分得清吗?

过程(process)。这个词用来形容巴以和谈之类是可以的,但用来替代对话(talks)就不对了。

关系(relationship)。还是用relations吧,短一点。

资源(resources)。太多用在人力资源(human resources)上了,其实不如直说职员、员工或者某人。

技巧(skills)。学习技巧、思考技巧、教育技巧,用得太滥了。技巧的意思就是能做某事(the ability to),说一个人有什么技巧不如直接说他能做什么。

支持的(supportive)。为什么不直接说有帮助的(helpful)?

目标(target)。说为你的努力定下目标(target your efforts),不如说将你的努力朝向(direct)什么。

透明度(transparency) 。这比公开性(openness)要强吗?

上面这些词本身没错,但如果你用这些词只是因为你听见别人在用,而不是因为它们在你的上下文中是最合适的,那你要避免用它们。用得太多的词和现成的表达不会使你的文章新鲜活泼。

王烁:

如果你觉得这一节有些吹毛求疵,我能理解。如果你认为其中许多内容只适用于英语而非汉语,我不反对。但我从中学习到了几点共通的道理:

第一,不要养成用俗套的习惯。俗套所构成的文章节奏,无不在读者算中。很多人说一部俗套电视剧让观众产生智力上的优越感,不要让同样的悲剧发生在你自己身上。来一套“总有一种什么让你什么”?或者来一套“有一种某某叫某某”?谢谢你,我够了。

第二,要用确切的词而不是万能的词。如果你在某个词(如文中提到的技巧、环境、资源)前面加上不同前缀就能适用于一切场合,这不是好词。要动脑筋,找到适用于特定场合的特定词汇。专名比通名更准确,更有力量。不光名词如此,动词也是一样,少用“应对”,少用“运行”,多用脑子。

原链接在此:

Journalese and slang

http://www.economist.com/research/styleGuide/index.cfm?page=673929

推荐 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