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我为什么喜欢Google

我为什么喜欢Google

从快10年前——也许没那么长?记不清了——汪丁丁告诉我要试试Google这个搜索引擎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停止过使用它。我把它告诉了胡舒立,她也一样停不下来了。这样的故事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不新鲜。

我们喜欢Google。它从来都能回答我们扔给它的各种问题;回答不了的问题,往往是别人给它造成的问题——还记得Google快照吗?最重要的,我们用google,一直很舒服。从Google,到Gmail,到Google Calendar,到Google Docs以及许多其他,我们用啊用啊用,一直很开心。

Google靠广告生存,但它的广告不讨人厌,不会跳出来霸占你的注意力,不会占用电脑太多带宽和CPU。它的服务大多是免费的,但并不因此就偷工减料,几乎每天都能看见还在改进。Google对他的员工也很好,虽然这个不关我们的事,但这是一个旁证啊,至少让我们对Google创始人“不做恶”的宣示有更多一点信心。我今年初见过Google创始人之一Larry Page。他谈了半天在苏黎士的欧洲总部办公条件是多么地让员工爽。跟我一样,他也有一张没长大的脸。


Larry Page,来自Google图片搜索
  是的,我知道,当我这样的人成群结队地使用Google提供的环环相扣的新服务的时候,我们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阳谋。Goolge的商业模式建立在知道用户在做什么的基础上。它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无所不在。它成为我们工作与生活的中心平台。它已经大到让人想起当初的微软。虽然还那么年轻,Google已经是巨无霸。在快速增长中,它的文化的任何一丝调整都如巨鲸入水,不仅人皆见之而且还会放大。但所有这些放大以后的各色负面信息,无法改变我对它的喜爱。

我也知道,Page看到我这样的和其他的用户,不会不生出天下英雄入我毂中的欣喜。但什么也抗不住我自己愿意。在这个喝要防三聚氰胺、吃要防毒大米、玩要防毒玩具,治病要防假药,搜索要防竞价排名的时代,我愿意做一个快乐的Google用户。我选择让Goolge来管理我的信息,绝不接受绿坝的保护。

至于中央电视台周四晚上开始的对Google的集束式炸弹攻击,我只有一句话:既然有70码,为什么还不禁路?

下附不靠谱调查,请随意。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