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Kindle书志:大国政治的悲剧

Kindle书志:大国政治的悲剧

读《大国政治的悲剧》,不止一次让我想起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从简洁的几个核心假设出发,不止是要解释,更是要预测复杂的长时段的人类行为及其结果。

作者John Mearsheimer立论的出发点是:国家之间处于“无政府状态”,没有超国家机构能提供安全保护;每个国家都拥有武力;每个国家对其他国家的意图都无法完全放心。由此推论,为了生存(Survival),所有国家都必然追求权力(Power)。对权力的追逐不可能浅尝辄止,也不会满足于进入大国之林,要到获得相对于其他大国的绝对优势成为霸主(Hegemon)为止。追求与竞争者相对权力的变化,比追求权力的绝对增加更重要,这天然是一场零和游戏。

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John J. Mearsheimer

在作者看来,这场零和游戏与国家性质无关,与民族偏好无关,既无关乎政体,更无关乎善恶。美国两次参加世界大战,不是为了站在正义一边,而是为了遏制德国兴起为制霸欧洲的霸权国家。美国与苏联冷战40余年,不是因为美国代表自由世界与“邪恶帝国”对抗,而是必须打败霸权竞争者。他不相信自由贸易把世界各国的经济利益绑在一起会有助于减少冲突,对美国总统克林顿宣称民主国家之间不会打仗嗤之以鼻,也不认为诸如联合国、经合组织、WTO之类的国际机构能化解零和游戏的本质。他把自己的理论命名为“进攻性现实主义”(offensive realism),以此区别于摩根索等国际政治现实主义大师。后者认为国家追求权力是因为人性,他则认为,仅仅为了确保生存,国家就必须追逐权力直至获得霸权。

当今地球村和谐之风劲吹,但Mearsheime的世界观很冷。他不讳言描绘的是国家间关系的阴暗图景,但世界就是这样阴暗。有人将他的书比作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他视为无上赞美。

John Mearsheimer今年62岁,除了早年就学于西点军校及在空军服役数年,一生均在校园渡过。他现在是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系终身教授,也是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他在课堂上广受欢迎,因为讲课尖刻生动,观点极具穿透力。这本书出版于200110月,“9·11”事件没有使他认为有修改立论的必要。

中国在这本书里多次出现。Mearsheimer用两个尺度来度量一国的权力:财富与人口。前者为军力提供财政资源,后者提供战士。他强烈批评美国对于中国的接触政策(engagement),认为这是养虎贻患。他相信中国一旦兴起则两国争霸不可避免。他预测东北亚的现有格局难以维持到2020年以后。

Mearsheimer的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在美国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界引发震动,对美国国防部与国务院的影响我则不太了解。不需中国外交家指出,他本人在书中已有刻薄讥讽:美国政府口头上对国际关系中的理想主义大加颂扬(pay lip’s service),但国防与外交实务从来没有脱离现实主义的轨道。

2004年我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研究院(SAIS)学习,亚洲系主任Karl Jackson在课堂上提到了这本书。Jackson精研东亚及东南亚,学而优则仕,担任过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事务主管及总统特别顾问,参与美国东亚政策制定。他问道:一战前国际贸易占全球GDP的比例比现在还高,卷入的欧洲国家高度文明且绝大多数属民主国家,为什么还会发生战争?自由主义的国际关系理论家们必须要持续面对这些问题。

我们都知道,Jackson问的绝不只是欧洲。

隔五年,我读到了这本书。它也是我读的第一本Kindle书。是以为志。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