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激励六要

激励六要

无论在说到一个人、一个组织还是说到一级政府的时候,人们通常总会说其应该做什么,很少会说怎么去做,几乎从来不会说为什么这样做可行或者不可行。如果实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答案常常是:因为这样做是对的。

这与Steven Levitt的告诫恰恰相反:绝对、永远不要以为人们仅仅因为某件事是对的就会去做。这句话来自其Freakonomics系列的最新一本《不同凡想》(Think Like a Freak)。

Levitt是克拉克奖得主,美国少壮经济学家的中坚。克拉克奖颁给40岁以下的经济学家,得主许多后来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Levitt这样定义经济学方法:用数据来研究激励怎样影响行为。激励被放到了最核心的位置。不考虑激励的公共政策是不可能有效的。他与纽约时报记者合写的第一本书Freakonomics大热,第二本SuperFreakonomics开始吃老本,这本Think Like a Freak基本上是混事,但读到Levitt列出的激励六要,也就算是没有浪费时间。

*搞明白人们事实上重视的是什么,而不是他们自己说重视的是什么(Revealed preference instead of stated preference)。

*激励要对别人有价值,同时对自己的成本低。

*要尽可能使用那些能使零和博弈转换成正和博弈的激励。

*这条前面讲过了,在此重申:绝对、永远不要以为人们仅仅因为某件事是对的就会去做。

*如果别人对激励反应出乎你的意料,要从中学习,并换个方法。

*总有一些人会祭出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招,把激励拿走把成本留下。哪怕只是为了自己不被逼疯,就最好还是赞赏其天才,从教训中学习。诅咒别人贪婪没有用。

与此对照,官员总是懂得这六条,但政府出台的公共政策却往往与这六条相悖。为什么?

推荐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