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无冲突,不和谐

无冲突,不和谐

通往和谐之路,必然由冲突铺就。现实清清楚楚:冲突无法回避,不可能防止,也不是坏事,假如参与冲突的各方自我管理得当。这是个很大的假如。

钟摆归于稳定之前,必先左右晃动。什么样的社会状态对参与者来说是和谐,不经冲突无法发现。和谐从不始自并终于一团和气。它在冲突中发酵,在冲突中成型,在冲突中演化。无冲突,不和谐。不测得各方的底线在哪里,怎么和谐共处?

要正视冲突,因为冲突及其解决为未来社会夯土奠基,画定明日中国的格局。你今天在冲突中如何自处,你就选择了未来的生活方式。中国往何处去,始自你在冲突中的选择和发出的声音,无论你是否身处冲突之中。

面对冲突,你关心什么?我关心那些可能构架未来社会的制度因子,那些未来社会支撑性力量的来源。它们来自强者的弹性、弱者的创造。它们在冲突中萌芽,成长,往往为冲突解决方案带来线索,要关注、呵护、耕耘,但这要有相互关联的两个前提:

非暴力是底线。以暴力作冲突的工具,无法接受,不能容忍,无论这暴力来自何方。惟力是视的社会,强者弱者随时易地而处。谁为刀俎?谁为鱼肉?暴力互为因果,必须斩断悲剧的循环。合法暴力的拥有者克制自律,是解连环的第一步。

法治始自此时此地的选择。对此我不可能比哈耶克《自由宪章》说得更好:

──“法治……是一个‘元法律’的学说,或是一个政治理想。惟有立法者感到自己受到它的约束,它才能是有效的。”

──“如果法治这一理想已经是公众舆论的一个稳定的成分,那么,立法与司法就会倾向于日益向这个理想靠近。但是,如果它被说成一个办不到的甚至是不可取的理想,人们不为这个理想而奋斗,那么,它就会迅速地烟消云散。这样社会很快地旧病复发,变成个暴虐专制的国家。”(注1)

注1:转引自@zhmeadow的读书笔记推。

订阅我的博客:http://blog.caing.com/rss/user/4.xml

参考材料:

2009年10月9日早晨,就在村南口的工地上,年仅16岁的赵明阳,将西瓜刀刺入了33岁的截访者、来自望花区铁岭街的李小龙的身体,致命一刀直入心肺。《新世纪》周刊之《抚顺截访命案生态》: http://sinaurl.cn/b8OKI

“我决定零容忍,不和解,做一粒盐,撒进身边沸腾的大锅,做一道光,照亮身旁黑暗的小地方。”来自王佩: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找上航维权  http://www.baibanbao.net/2010/08/05/why-complain-shanghai-airline/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