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反恐战争论

反恐战争论

互有疑虑的族群关系、分裂主义的政治诉求、针对政权机关的暴力袭击、屠杀平民的恐怖主义,这是四个层次的挑战,如何对之?

战略上须首重综合,四层兼顾,环环相扣(参读《解开民族与国家之结》:http://wangshuo.blog.caixin.com/archives/68554);但在战术上则必须首重区分,每一层须不同对策,不能混成一锅浆糊,那样既没有精度,更夸大难度,因族群矛盾一时难解而产生对反恐前景的悲观失败情緒。

处理族群关系,以平等为要;应对分裂主义的政治诉求,以政治斗争为要;防备暴力袭击政权机关,以同等烈度的武力打击为要;打击恐怖组织,以斩首行动为要。

反恐主要是政府职责,在民众这一侧的作为,要在建立分级预警机制,在反恐的保密要求与民众的知情权之间找到平衡点;并为民众赋权赋能,提升其应急能力,但不应发动民众上街反恐,也不应长期限制民众正常生活需求。

赢得反恐不能靠防守。在显要位置高调部署军警,可稳定民心,但对反恐用处有限。处处安检一时有效,千日防贼不是办法,民众生活方式改变有成本更有极限。成功反恐必须要bring the war to the terrorists(把战火引向恐怖分子)。屠杀平民的恐怖行动,突破人伦底线,在任何族群内部的支持基础都极稀薄,斩首行动必会有效,无须夸大斩一首再长一首的可能性。拉登被海豹队干掉了,何曾见到千万个拉登站起来?

主动出击,精准斩首,须依赖国际支持,特别是情报交流与跨界行动许可。只有区分前述四种不同性质的挑战,才能区分出并最大限度地孤立恐怖分子,重击恐怖分子本身也才能获得普遍国际支持。911之后布什对其他国家说,要么跟我们站在一起,要么跟恐怖分子站在一起,固然是因为美国势大气粗,也跟屠杀平民是非分明没有其他政治解释空间有关。面对反人类的恐怖主义,你只能跟人类站在一起。

附1:5月24日,北京地铁五号线天通苑北站实施“人物同检”。

附2:新疆一宾馆给客人提供火柴被责整改http://news.sina.com.cn/c/2014-05-30/171730265933.shtml

推荐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