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街头运动的一个极简模型

街头运动的一个极简模型

任何社会都是内在不稳定的。我用一个极简的模型来解释。

假设一个社会,从最不满意到最满意,所有人可以排成一个连续序列;他们要走上街头抗议所需要的条件,也构成一个连续序列。最不满意的那个人,不管别人怎么样,他都要走上街头;不满意程度仅次于他的人,如果没人上街则自己也不会上街,但只要有一个人上街,他就会跟着上街;依此类推,等98个人上街了,第99个人也会上街。这时候,他们要对付的只剩下最后那个人了。此之谓独夫。

这个模型跟善恶、是非、历史、民族和意识形态无关,只考虑一点:一个人需要有几个人已经上街才会上街。

在这个极简模型中,社会永恒地不稳定,只要有一个人走上街头,多米诺骨牌就会次第推倒,倒向原体制的终结。

真实世界当然远为复杂,结果不注定,过程也不平滑。它会多出两个关键点。

第一个关键点是临界点。所谓临界点,就是没有越过这一点的街头运动,自生自灭;而越过这一点的街头运动,将变得难以对付。在极简模型中,第一个人上街就是临界点;在真实世界中,足够数量的人上街才是临界点。定量地说多少才是足够,要因社会而异;定性地看,从学生上街扩展到其他社会阶层也上街那一刻,就是临界点。

第二个关键点是赛点,参与街头运动的人群数量超过赛点,则滚雪球加速,原体制被终结的命运无可挽回。

原体制中人的理性选择,是尽力确保街头运动不能达到临界点;同时,万一街头运动越过赛点,则立即加入。

在现代社会,首先走上街头往往是学生。有人说这是因为学生最容易被操纵。这个极简模型提供了另外的解释:比学生更年轻的人群,还在承欢膝下,不是一个政治因素;比学生更年长的人群,有工作有家庭,上街得有其他人先上。无论是在哪里,学生都并不幼稚,只不过是表达不满打破旧体制成本最低的那一群人。 

推荐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