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解开民族与国家之结

解开民族与国家之结

Ernest Gellner在其名著《民族与民族主义》一书开篇写道:民族主义有着内在的矛盾。现代民族主义默认一个族群一种语言一块土地,是19世纪在欧洲20世纪在亚非拉各民族批量立国的逻辑:奥匈帝国、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满清帝国瓦解,在其废墟上站起来现代民族国家(nation-state)。问题在于,民族数量何其多,而国家并不无限可分。一国得以立国,必然是因为其民族诉求得志,但立国之后,却不可能尽情容纳其国中各族接下来的独立诉求。

内置于民族主义的零和倾向,正是现代民族国家的悲剧。看历史与现实,民族主义走出零和博弈是幸运,陷入零和是常态。

如果多民族之间陷入零和博弈,将不再是一个逻辑是否一致的问题,不是一个查国际法能得到答案的问题,而是变成一个只能在现实政治进程中求解的矛盾纠结体,其解栓在两根支柱之间:一根支柱仍然是实力政治:有力者得逞其志;另一根支柱则是人道底线:无论分合,今天绝不容许再出现族群之间的大规模相互残杀。在两根柱子之间的地带,国际法也好,历史依据也好,都只是说辞(argument)。民族主义的零和博弈不追求逻辑自洽,它是一连串的应激反应。

多民族共处一国,如何摆脱零和博弈,实现和谐相处?这问题没有答案(solution),只有方略(strategy)。

一、对恐怖行动和恐怖分子,以暴制暴,武力解决,肉体消灭,除恶务尽。参读《反恐战争论》:http://wangshuo.blog.caixin.com/archives/71761

二、对分裂主义政治运动,斗争主要靠政治手段,以统一的政治反对分裂主义的政治。

三、族群间和谐共处,取决于经济、社会、文化、法治等更多维度:文化上彼此和而不同,社会政策上适当扶持,经济上重在可信可见的机会均等,法律之前有真平等。倘如此,则族群共处前景将取决于一国的社会体系、生活方式、经济水平对各族群的向心力,最终取决于这个国家能否持续向善治自我更新。走出民族主义的零和游戏,这是惟一的道路。

推荐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