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新闻工作者对社会失衡的抗争

新闻工作者对社会失衡的抗争

失衡社会常常出现这种系统性的扭曲:公权滥用权力,企业勾结权力,媒体丧失操守,形成一个狗咬狗(dog eats dog)的循环,谁都不干净,孰为强者孰为弱者,随时易地而处,最终输出一个失衡的结果:板子打在一方,关键时刻谁离权力最远谁成为牺牲品。

狗咬狗一嘴毛,新闻工作者如何自处?

讲法律,要讲罪与非罪,有法学家在,我不多说。

讲道德,我引用两段话:

——康德的道德律令:“要只按照你能够同时愿意它也应该成为普遍规律的那个准则去行动”

——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应把大家聚集到幕布之后,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走出幕布将有什么样的社会角色,然后再讨论应如何对待某一个角色。无知之幕的好处是不会因为既得利益而给出不公正的意见,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将来的位置,将来最弱势的角色因此能得到恰当的保护。

讲现实,新闻工作者不能决定生存环境,但可以决定自己对生存环境的反应。独立的新闻操守不是决定新闻报道空间大小的惟一和最重要的要素,但只有它掌握在新闻工作者自己的手中。新闻工作者不能根据沧浪之水的清浊来定行止,操守应该如一;即使只讲利害,形势越险恶,就越有必要保持职业操守。

新闻工作者最好的履职手段,同时也是最好的自我保护工具,是准确和全面的报道。准确带来客观,全面带来平衡。这是新闻工作者职业生涯的起点。准确和全面的报道,出自新闻业的基本职业训练,更出自独立立场,出自不受权力、金钱和关系左右的新闻操守。无论何时何地,包括在今天的中国,知易行难。同行们想必跟我一样注意到,人们珍视新闻自由,却常常并不尊重新闻工作者。这并不悖谬。言论固当自由,掌握言论枢杻的人更有责任呵护自由。

参与狗咬狗,不可能是对狗咬狗游戏的抗争;推进法治进程,为社会建衡立范,打破狗咬狗的循环,才是配得上新闻工作者这个职业的抗争。

推荐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