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新闻与国情

新闻与国情

日前在北大跟同学交流,谈到新闻与国情。我说,国情这两个字,泛指就无所不包,具有无远弗届的解释能力,也因此丧失有效的解释能力。国情在中国应作特指,特指政府。政府是中国最大的国情。

1978年以前的中国,社会与政府是两个完全重叠的同心圆。政府即社会,社会即政府。政府管住一切,个人的工作、生活、思想,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无所不管。政府之外无社会,那就无所谓新闻专业主义,只需要宣传到位。

其后30多年,总体上是政府主动自我改革而社会在政府之外获得生命力的过程,个人意识从集体意识脱离,社会急剧扩展而政府相对收缩。

近年来,社会的外圆仍在快速拓展新边界,同时政府内圆重新扩张,其速度更超过社会扩张的速度。所以,人们一方面真实感受到经济、生活方式和观念的全球化,另一方面也同样真实感受到政府增强的力量。

这跟新闻行业有什么关系?政府与社会的边界从无到有,从收缩到扩展,是中国当前最重要的板块运动,在横断面造就新闻富矿。最重要新闻就在这里发生,包括经济新闻、社会新闻和时政新闻。与我们自己切身相关,新闻媒体不是在政府与社会之外静观的第三者,而是政府-社会关系的一部分。没有政府收缩社会扩张那个阶段,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市场化媒体。新闻媒体既是政府-社会关系变迁的产物,又是变迁的放大器,其命运起伏又因此再次被放大。在这个正反馈的循环中,选择何处安身何以立命,最终界定新闻媒体的使命,也检验新闻工作者的成色。

夫子说:汝安乎?汝安则为之。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