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等发令枪响

等发令枪响

上周在花旗中国投资者年会上作发言,其中的一部分变成了下面这个编辑絮语。应该做的事情,会发生的事情,不是一回事情。

都说美国总统大选耗时过长,但中国领导层换届更是一个长过程:即使从11月8号中共18大开幕产生新一届最高领导层算起,到明年三月全国两会结束,新一届政府总理及内阁部长人选公布,交接班过渡期就超过4个月。再往前算上作为前奏的地方省级党委换届,一年以上。

换届工作影响深广,中国共产党和政府体制一体化,自上而下贯通,每个体制中人都直接间接地会受到影响。政策层面处于准冻结状态已经很长时间。维持稳定,保持现状,成为自上而下跨越政经的全系统的理性选择。

这说明什么呢?除非接下来经济发生重大的紧急的变化,政策面的准冻结状态,会持续到明年全国两会公布政府总理和部长人选后才会结束。政策面不会完全真空,但多半只是微调。

许多人担心经济硬着陆,有人认为已经发生。我不假装知道答案,但我知道过去30年中国经济全天候增长本身是一个神话。中国对经济明显下滑并不陌生。1992年、1998年,猛烈程度不亚于今天。今天只略有不同:迄今未出现严重失业问题,减少了痛苦;经济下滑与增长方式转型同步,增加复杂性。不过话说回来,哪次经济下滑没有其独特的复杂性?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地方政府崩得太紧,债务太多,压力最大,要求经济刺激的呼声最高。有一些地方政府确实面临难关,但统算中央和地方大账,政府整体财政能力很强健,风险可控。从现在起到明年三月,启动危机处理模式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但是,明年三月全国两会领导层换届终于落定后,新一轮大规模投资则不可避免。国家发改委早已放松项目审批,各地政府的本地经济刺激计划加在一起好几十万亿。难道地方政府有这么多资源吗?开玩笑。难道地方政府疯了吗?绝对没有。这是系统往下发信号:准备项目,占好跑道,等中央发令枪一响,抢跑。运动员短裤穿好,跑道上就位,下蹲,裁判把枪也抬起来了。

发令枪一定会响。未来中央领导层构成,必然会有更多的来自地方的因素,决策机制也会更依赖于共识。

新一轮刺激与既有的模式挂钩:以土地为核心,这是地方政府一切杠杆的基础。长期中,这不可持续。地价不能涨到天上去。但要取代这个模式,需要重新构造中央与地方的分级财税体系,也必得让地方政府举债行为受市场有效约束。这些必须要做的事,没一件容易。在即将来的未来,最容易做的事,还是先耗尽目前模式的余力再说。

等发令枪响吧。

点击链接,微支付。1元。请随意。

推荐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