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能见度是朋友

能见度是朋友

1907年1月1日,英国外交部高级官员Eyre Cowe爵士提交了他对英国外交战略的建议。他解释,过去近100年间,英国的外交战略围绕法国和俄罗斯展开。英国认为,法国是最有可能摧毁欧洲平衡的国家,而俄罗斯在其横垮欧亚大陆的领土的所有方向无止境扩张,是英国最主要的全球竞争者。但现在,英国外交战略的重点必须从法、俄转向德国。

为什么?两个最主要原因。

第一,英国与法、俄之间存在长期的战略竞争、分歧和冲突,但这些竞争、分歧和冲突之下,各国的战略目标是可界定的(definable),因此是有限的(limited),可以寻求妥协。与此相比,德国外交虽有“全球政治(weltpolitike)之名,但其不止歇地在全球发起挑战,却没有一个其他国家看得懂的(discernible)的战略,这使德国对他国来说更危险。

第二,已经是陆上第一强国,德国还致力于成为海军大国,危及英国的根本安全。

Crowe报告说,决定局势稳定与否的不是动机(motive),而是力量对比(structure)。德国意图(intention)是否善意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力(capability)。

他假设德国走两条道路:第一条道路,德国就是准备建立政治和军事霸权。这将危及欧洲各国的独立以及英国的生存。或者第二条道德,德国无此野心,只想跻身于强国之林,促进对外贸易,传播德国文化,以和平的方式在全球争取能争取到的利益。

Crowe认为第一条道路是有意识的战略设计(conscious-design scheme),第二条道路是半自然的演化(semi-independent evolution)。德国当前想走哪条道路并不会有分别,因为两条道路最终定将走到一起。而且,假如第二条道路成功,未来德国的实力将如此之强,以至于对于其他国家的威胁并不亚于走第一条道路。

20世纪的第一个10年,英国先与法国,再与俄罗斯,一一化解彼此在全球殖民扩张中的冲突。一个此前难以设想的三边协约(triple entente)诞生,俾斯麦后半生致力于避免的最坏格局──德国被完全孤立──成为现实。

上面是读基辛格1994年版Diplomacy笔记。非常粗糙地做两个推论:

第一,韬光养晦是不错的策略,但随着实力较10年前大为增强,向利害相关方阐释你的可信的关键国家利益,以及可信的相应战略,是必须的。能见度是大国的朋友。

第二,如果关键利益冲突不可调和,光说自己热爱和平,绝不会有用。

但什么是关键利益?在德国大建海军之前,俄罗斯在黑海以东至阿富汗一线往南扩张,对英国来说是重大威胁,因为这危及英国在埃及和印度的势力。在德国大建海军之后,俄罗斯变成次要威胁,因为制海权关系英国生死存亡。德国直至一战开战前,仍然存在英国不参战的幻想,完全错判局势。所以说,辩识他国的关键利益,不可轻动逆鳞,至关重要。

订阅王烁的博客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