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通向基地之路

通向基地之路

走向基地之路

The Road To Al-Qaeda

读《走向基地之路》,我时时想到清末走向义和团之路。西风东渐、西力东渐,阿拉伯世界的现代化进程耗尽选择,但没能走出隧道。中国彻底走出来了吗?

下面是读书摘记。

作者Zayyat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与基地组织二号人物Zawahiri相识于狱中,在1981年兄弟会刺杀萨达特后。他们在同一狱室中呆了三年。

Zawahiri后创建埃及圣战者组织(Islamic Jihad),而Zayyat则与埃及另一支伊斯兰武装组织伊斯兰集团(Gama‘a al-Islamiyya)关系密切。伊斯兰集团制造了1997年卢克索大惨案,但其后与埃及政府媾和,Zayyat是谈判者。两人分道扬镳。

“911事件”后, Zawahiri出书《先知旗帜下的骑士》,多处怒斥作者。本书为回应,也是研究Zawahiri的重要材料。

伊斯兰主义(Islamism)是现代政治运动,主张按伊斯兰教法,治理宗教、政治、军事和生活。它是对西方物质和精神进入伊斯兰世界后的现代回应。它始于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精神导师先后为Hassan Al-Banna和Sayyid Qutb,后者被纳赛尔处死,成为现代伊斯兰运动最伟大的殉难者。

伊斯兰主义者一类主张社会改良(Dawa),自下而上建设伊斯兰教法治下的阿拉伯世界。Qutb主张圣战(Jihadi),他1954年被捕,狱中写出Milstones,成为圣战运动的旗帜。他认为,圣战不是防御性的,而是进攻性的。阿拉伯世俗政权是穆斯林的敌人,因为他们不以伊斯兰教法治国。要自上而下,推翻世俗政权,再改造社会。前者禁止袭击平民。后者屡屡袭击平民,但内部对其正当性未形成一致意见,经常因此引发分裂。

伊斯兰主义中,生于前殖民地时期的是沙持Wahhabism;生于殖民地时期的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生于后殖民地时期的是各圣战组织。他们与殖民势力侵入、阿拉伯民族国家兴起、以及国家主导的现代化失败相关。

1967年六日战争惨败,社会主义+民族主义以实现泛阿拉伯主义的纳赛尔路线结束。六日战争对伊斯兰世界的冲击有如甲午战争对中国的冲击:其一,现政权以西学富国强兵之路不通;其二,现政权是纸老虎。

Zawahir出身埃及名门,门中长辈为阿拉伯联盟创始人,性格谦和低调,爱读书,虔信,对妻子忠实。他不参加学校的体育俱乐部,认为拳击和摔跤不人道,但16岁就组建了反政府秘密组织,有13名成员。

1979到1980年间,多个圣战组织联合在伊斯兰集团之下,并奉 盲教长Omar Abdel Rahman为首。1979年,萨达特与以色列媾和。Rahman发布教令(fatwa),认为萨达特已不再是穆斯林,凡穆斯林人人得而诛之。

1981年,伊斯兰集团主要人员策划行刺萨达特成功。

随后埃及当局审判圣战者,受审者分三类。第一类24名,参与行刺;第二类302人,参加圣战组织;第三类178人,赞同圣战宗旨。Zawahiri在第二类。作者Zayyatg列第三类之首。

第一类有五人被处死刑;第二类有一半被处轻刑,一半被释放;第三类全被释放。作者Zayyat说,穆巴拉克政权当时有意缓和与伊斯兰运动的紧张关系,但他们没有或不想理会,错失了一个关键机会。

Zawahiri致力于走军事政变路线,与军中关系密切,在被捕后受尽折磨。他供出了军中重要圣战者Qamari的藏身地,还在军事法庭审判Qamari时出迁作证。这没有影响他与Qamari的友谊,对他在圣战组织中的地位也无影响。本书没有交代原因。

伊斯兰集团领袖Omar ‘Abdel Rahman是著名宗教学者。因为目盲,他的领导地位在萨达特大狱后受质疑,并最终导致各圣战组织分裂。Rahman在大审判之后流亡海外,1980年代中后期在阿富汗与拉登一见如故,后辗转到美国,终因卷入1993年汽车炸弹袭击纽约世贸中心而被处终生监禁。

1985年,Zawahiri离开埃及到阿富汗。各阿拉伯政权向这里输出了很多聚集了很多不见容的伊斯兰圣战者。那时候这像是一个很好的主意:让这些人与苏联人相互残杀。

Zawahiri认为伊斯兰集团失败于过度保密,不能发动群众。“不能发动群众的运动没必要存在”,他写了很多宣传册子,运回埃及,逐渐填补了圣战组织领导人被捕后的权力真空。他在这期间与拉登相识。

1998年之前,Zawahiri都认为巴以冲突是枝节问题,也反对为了打击以色列在民族团结的旗号下与埃及政府媾和。Zawahiri 把阿拉伯世俗政权称为“近敌”,把西方大国称为“远敌”。“通向耶路撒冷之路经过开罗”,他说。

Zawahiri在阿富汗形成的策略是耐心准备,在最佳时机发动军事政变,一举推翻埃及现政权。他反对伊斯兰集团的刺杀行动,认为暴露实力。他最终屈从于手下的要求,在拉登支持下,于1990年代中在埃及发动一系列针对政府高官的斩首行动,但未得到民众支持,又导致拥护者大批被捕。影响力降低,越来越依赖拉登的资金支持。

在两人相识的早期,Zawahiri影响拉登从慈善家变成圣战者。晚期,拉登影响Zawahiri从致力于打击“近敌”转向打击“远敌”。拉登认为,将美国势力从阿拉伯世界驱逐出去,与其合作的阿拉伯国家现政权必将倒台。这是发动2001年“9·11事件”的战略依据。

1998年,Zawahiri将手创的埃及圣战者组织与拉登的基地组织合并,成立“反犹太人和十字军的伊斯兰圣战国际阵线”,标志着首要大敌从埃及世俗政权转向美国。拉登的资金和教义加 Zawahiri的计划和执行,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无差别地消灭西方力量的新型伊斯兰主义极端组织诞生了。

基地组织之特出,在于既保持旗帜下各圣战组织原有领导体系,又通过教义解释和资金支持,形成统一阵线。

1998年,拉登召开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伊斯兰圣战阵线。拉登请来了盲教长Omar Abdel Rahman的儿子们。他们散发了Rahman在美国监狱中手写的字条,上面写道:“施以最暴烈的复仇,切断与美国人、基督徒和犹太人的所有联系,把他们撕成碎片,摧毁他们的经济,烧掉他们的公司,打破他们的和平,击沉他们的船只,击落他们的飞机。在海上、地面和天空杀死他们!”

拉登和Zawahiri没有受过高级神学教育,也没有宗教地位,在圣战及其目标问题上没有宗教权威。

Rahman教长有开罗Al-Azhar大学宗教博士学位。这个大学在逊尼派中的地位相当于哈佛大学在美国。Rahman教长不仅担任过伊斯兰集团首脑,也是埃及各圣战组织的精神领袖。他发布的教令(fatwa),是现代伊斯兰运动极端势力的划时代事件,为伊斯兰运动最极端势力无限制无差别使用暴力解除了道义限制。

“9·11事件”之后,拉登说,因为西方世界平民交税,支持西方世俗暴政,导致穆斯林死伤,所以全部有罪。

2001年9月11日,基地组织袭击纽约世贸中心双塔,这也是埃及两大圣战组织最极端派领袖Rahman、Zawahiri与沙特全球圣战者拉登在精神、组织和路线上合流后的第一个重大行动。

在埃及国内,伊斯兰集团已改走改良路线,决定与政府停火,对外集中力量对付以色列。停火后,伊斯兰集团长老通告内部:除非改良路线不可能,停止暴力斗争。

社会改良(Dawa)与圣战在策略和方法上针锋相对,在目标上差别则没有那么大。作者Zayyat认为所有穆斯林都应该与美国作斗争,但要分斗争策略,伊斯兰集团停火所打开的改良路线,被拉登和Zawahiri制造的“9·11事件”所打断,以美国为敌的全球圣战取代了以国内世俗政权为敌的社会改良。所有伊斯兰主义运动不得不为此连带付出代价。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