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远虑与近忧——中国2012前言

远虑与近忧——中国2012前言

2008年夏初,美国金融危机高潮将来未来,债券巨人PIMCO公司CEO 穆罕默德·埃尔-埃里安(Mohamed A. El-Erian)著书《当市场相撞》(When Markets Collide),称那场危机源于国际金融体系范式变迁。有一段话:

“天下只有四种事:重要而紧迫的,重要但不紧迫的,不重要但紧迫的,不重要也不紧迫的。谁都能识别哪些是重要而紧迫的,哪些是不重要也不紧迫的。在此之外,成功者重视那些不紧迫但重要的,而失败者重视那些紧迫但不重要的。”

2011年末危机再度升腾,什么是重要而紧迫的很清楚: 要防止2008年秋天的惨剧重演,防止金融体系停摆经济骤然失速。全球金融经济当局都有共识,最坏情形因此不会发生。

貌似紧迫的,是提振经济的反周期动作。2010年的短暂乐观情绪现在已经消散。每个经济体都在下调经济增长率预测,如果下行过于迅猛,新一轮提振经济之举会鱼贯而出。

中国情况有所不同。一般说来,自从货币发行与固定锚如黄金脱钩以后,在人民能忍受的水平内,各国政府都倾向于用印钞来解决困难,中国也不例外。但因为经济长期高增长和其他原因,中国人对政府多印钞能承受的时间比一般国家长一点,能承受的数量多一点。相应地,如果到了通胀失控的临界点,中国政府反手紧缩的决心也会比一般国家更坚决。长期渐进式放松加骤然紧缩,中国当前处于这个政策组合的后半段,决策者判断通胀是眼下头号大敌。

对当前形势的判断和判断决策者对当前形势的判断,主导了市场。

但是,反周期调控远没有看上去重要。十几亿中国人如此勤劳,如此急于改善自己的处境,这澎湃动力不会因经济周期起伏耗散,总是能将经济拉出低潮。中国经济惟一承受不起的风险,只是恶性通胀。其他宏观调控措施,无论刺激还是紧缩,对经济都只有边际影响,无关根本。中国增长不是因为有而是尽管有所谓中国模式。

看去不急迫但真正重要的事情,是为中国增长的可持续奠定制度基础设施。过去30年增长的最主要动力,一是解放农村劳动力,二是加入WTO使这些劳动力在全球化中实现价值。打破桎梏,融入世界。今天,如果经济从行政干预下解放出来的进程得以继续,并与法治社会共进,它足以打破增长的天花板,战胜所谓中国人口红利的耗散、劳动力成本提升、中等收入陷阱,还有所谓中国无创新等林林总总。 林毅夫教授所称中国继续增长30年,有此才不是梦。

这件事,人人心中皆有,笔下却少。先尽情享用眼前这场盛宴,能留待将来的都留待将来。所以,这本财新年度特刊,来得不合时宜,恰到好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推荐各位细读,着眼于未来,着手于2012。

推荐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