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背唐诗

背唐诗

《唐诗三百首》,18年前我背过一次。那时在北大上研究生。青春期焦灼,常常失眠。读书同时在桌上摊开两三本,看会这本,再看会那本。不想读书的时候,会翻开商务印书馆出的《词源》,随便翻开哪一页,不管哪个辞条,读到哪里是哪里──那时还没有互联网。心里不踏实,用读书来释放。

如果《词源》也懒得翻,我就背唐诗。家里带来一本《唐诗三百首》,中华书局版,绿色封面,繁体竖排。从第一首背起,背完再背下一首,一直到背完。背完后面忘掉前面?没关系。《蜀道难》最长,但不是最难的,因为文气滂薄,一贯而下。多年以后,听到联办负责人之一戴小京表演朗诵蜀道难,得文气连贯,惜声量略大。

当时背唐诗,我注意注释多过诗意。诗意我不懂,也许有不懂装懂,没谈过恋爱,假装能解李商隐的画楼西畔桂堂东。但读书无用而有用,背唐诗也是。我攻读分析哲学专业,平时所读在英语德语哲学著作之间。20岁的阅读,对文字语感形成有大影响。如果没有唐诗解毒,我的文章会有多康德?

然后,毕业,工作,世事纷芸,就忘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四句而已,往下全忘了。唐诗的华彩部分还在嘴边,其他的就封存了。流行歌曲记得旋律,不会唱词,跟这一样一样。

前几天从上海回京,在海航杂志上读到一篇访香积寺的旅游文章,引了王维的《过香积寺》:

不知香积寺, 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 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 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 安禅制毒龙。

这首诗选在唐诗三百首里,我背过。虽然并不特别喜欢,但飞机降落前20分钟无所事事,我就重新背了一次。特别艰难,总忘词。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背诗之时重新觉醒。

诗没变,我变了。Stephen King说小说开始于作者的想象,完成于读者的想象。诗也是。多了近20年的经历,我能展开对诗意的想象。还有另一个觉醒:近20年的阅读与写作,古今中外,天南海北,在唐诗的韵律中,落叶归根,万流归宗。

昨天晚上,在编辑完本期《新世纪》周刊后,我用唐诗300首做了个Stanza书,放在iphone里。重背唐诗三百首,我开始了。 

欢迎注册思享家,与我交流,我在http://i.caing.com/wangshuo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