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反做空手册

反做空手册

这篇短文写于浑水与中概股相争之时,也完全适用于今天茅台或其他公司与所谓做空者的博弈。再发一次,仍然有益。文中的中概股和浑水,可尽情随意代入。作如是观:functionalism,只关心机制是不是相同,不用关心载体是什么。

浑水公司(Muddy Waters)发布质疑分众传媒的报告,分众股价一夜暴跌。这一幕在过去一年演了又演。在美上市中国公司高管表达各色愤怒,一种声音渐成主流:告浑水!告浑水!

愿望太过强烈,以致有人伪造事实。早在今年6月21日,一则美国证监会起诉浑水公司及其创始人舞弊的新闻通稿,发布在可以自由发布的通稿网站BriefingWire上。当天美国证监会就证实其为伪造。这次浑水公司发表分众报告后,网站就被黑掉了。这两件事,犯了法。

要告浑水,几乎不可能赢。浑水公司发布质疑报告,同时披露是否持有被报告公司的空仓。做空一家公司股票,必然是因为不看好这家公司。公开表达为何不看好这家公司,没什么不可以。所有做空某家公司股票的投资者,都可以也常常这么做,看看George Soros、Jim Chanos、David Einhorn。空头的看法可能对也可能错。但无论对错,要告他们,先要过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这一关。过不去的。美国就这样。

如果能证明浑水与人合谋操纵股价,那就是另一回事。但极难。证据在哪里?

殊不知,空头投资者最大的痛苦,也在这里。外人看空头投资者觉得神秘莫测法力无边,其实是误解。空头在大多数时间里很痛苦,揭发一家公司却无人理睬是常事:市场不信,股价不动,证监会不理。要有兴趣看看他们的痛苦与脆弱,可以看两本书:大牌空头投资者David Eihnorn的Fooling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讲述揭发Allied Capital近十年无人理睬的故事;无名小卒Harry Markopolos揭发麦道夫,更惨,书名就叫作《没人听》No One Would Listen,最后麦道夫是自我爆炸,跟他揭发没关系。参看我的读书笔记:http://wangshuo.blog.caixin.com/archives/14696

知道弱者的名字也可以是空头,知道他们质疑一家上市公司无论是确有实据还是瞎掰都会受美国宪法保护,就知道下面中国概念股反浑水手册才是真管用。

第一,不做假账。对不少中国概念股,这句话说得太晚了。巴菲特说,你在厨房里发现一只蟑螂,那多半不会只有一只。做假账通常是不归路,成功一次会上瘾,一个错误要用更多的错误去掩盖:前者安然后者奥林巴斯。难的不是一辈子做假账,而是只做一次假账就收手。

绝不是每一家做假账公司都会暴露,只有那些进入媒体和做空投资者视线的倒霉蛋才会。Jim Chanos说,绝大多数公司弊案不是监管者、投行或者会计师而是新闻媒体和空头投资者发现的。不论道德就论利害,一家公司做假账,从此将自己置入巨大的不确定性当中,无论主业后来搞得多么有声有色,都是站在一块活动门板上,不定哪天就被人抽掉了。市场先生很短视,不时会忘掉原罪;但市场先生也无情,抽起板来也是搞死算。慎终追远。

第二,轧空。专业做空的投资者人数很少,是有原因的:做空风险收益不对称,潜在损失是无限大,因为股价没有天花板;潜在收益就是100%,因为股价的地板价是0,不会更低。如果做空没有公司基本面因素支持(做假账之类),不能吸引市场合力,死得很惨的时候远大于做多。

空头借入股票卖出,如果股价不跌反涨,空头需从市场上购回股票平仓止损,一旦引发空头自相残杀,那就更惨。史上最大轧空发生在2008年10月底。保时捷突然宣布获得大众汽车31.5%的股票期权,年底前增持过50%,最终在2009年增持至75%。此前大举做空大众汽车的空头夺路狂奔,竞相平仓,短短两天,大众股价上涨超过200%,一举成为全球市值最大公司,而空头血流成河。

在美上市中国概念股流通市值一般不大,每日成交量有限,只要基本面正常,没做假账,公司反应迅速,解释合理,不仅多头会消灭空头,空头平仓回补,自己就把战友给消灭了,更不用说如果公司配套推出股票回购特别分红之类的方案。

好公司完全不需要担心空头。不做假账,无惧浑水,要是来了,有来无回;如果做假,浑水来了,死得其所,又有何怨?

点击链接,微支付。1元。请随意。

推荐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