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垄断下的蛋》编辑前言

《垄断下的蛋》编辑前言

前言作者 王晓冰 王烁

垄断滋生腐败,道理都懂,没有意外。悬念只剩下细节:下一个腐败案什么时候在哪个行业暴发,主角何许人,是否祼官,涉案金额和情妇数量有没有打破纪录?这么多垄断行业,又有这么多本来在解除管制进程中的行业回归垄断,土壤丰厚,只需要催化剂。垄断行业反腐日益变成一道乏味的填空题。

分析垄断可以很复杂:指的是垄断地位还是垄断行为?指的是在竞争中胜出而形成的垄断?还是所谓自然垄断?还是行政垄断?

分析垄断也可以很简单:只有一种垄断长存。竞争而来的垄断地位,消解于新技术新商业模式和新竞争者,今天谁还把微软当回事?基础设施网络如城市水电气网络被认为是自然垄断,那只是因为替代技术还未出现,还记得城市电信网也被认为是自然垄断的年代吗?今天还有几个人哪怕在家里还用座机打电话?惟有行政垄断长存,只要为之加持的权力之手常在。

行政垄断不仅长存,还在扩展其秩序。铁路网垄断于铁道部,中移动是电信寡头,这是现实;高铁设备供货本来是充分竞争市场,附着于中移动网络之上的各种服务应该是充分竞争市场,这是道理。道理在现实面前碰得粉碎。中移动党组书记张春江被查引爆中移动窝案,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落马⋯⋯每一个官员的倒台,必然牵涉到一个或多个相关产业链上的新贵公司。这已成为近年司空见惯的组合。

近年来,围绕着铁路、电信、电力等行政垄断行业,崛起了一大批“新贵公司”,在短时间内爆发性成长,垄断某个细分领域,吸引了包括PE(私募股权基金)在内的各种投资者的关注。发现这些潜在小垄断者并将之推上市,成为了投资者们竞相追逐的造富捷径。

这些公司的共同特点是业务单一,收入高度依赖一个大型行政垄断企业,在细分领域获得垄断地位的关键均是某种“特殊关系”。关系之妙,在于站在行政垄断巨人的肩膀上,通过权力之手筑起准入壁垒,将竞争者排除在外。它自然延伸了行政垄断。它排斥竞争者,然后在关系人之间分享垄断利润。

行政垄断之祸,在于扭曲一个行业的价格和服务;在于创造适合关系大师们蓬勃生长的土壤;在于自我复制到与行政垄断行业相关的竞争性行业,繁殖大量寄生的关系型垄断者。行政垄断不仅创造超额利润,还创造了这超额利润的分配机制。

垄断利益长在,但寄生者代有其人。   

铁路和电信反腐风暴来袭,行业政策重调随之而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大大小小的关系型垄断者重新洗牌。成都娱音的上市之路已经夭折,资金被冻结;中铁泰可特的最近一轮融资亦化为泡影。因权力而兴,也因权力而败。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行政垄断不除,反腐风暴就注定会周期性来袭。寄生于行政垄断的关系型垄断者,也将永远处于风暴来临前的不安和恐惧之中。


下面是他们的故事。
财新《新世纪》周刊2011年第19期封面报道:《垄断下的蛋》

推荐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