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正常化到底——《变革世界的中国策》序

正常化到底——《变革世界的中国策》序

当当网链接

2010年初,财新团队重新出发,200同仁创建《新世纪》周刊、《中国改革》杂志和财新网三位一体的全媒体平台。你手上的这本新书《变革世界的中国策》,浓缩了这个著名新闻团队一年的工作成果。秉承独立新闻理念,财新团队告别过去,在新媒体时代给出专业新闻主义的回答,既一以贯之,又与时俱变。在重大问题上发挥舆论领袖作用,以调查报道的操作方法,挖掘更完整事实,做理性与科学精神的启蒙。我们的变与不变,与这个时代、当前中国的变与不变,同声同气。
    《变化世界的中国策》,什么变化?有何对策?
    世界一眼可见的最大变化,是在2007年发酵,2008年爆发,2009年进手术室,2010年观察善后的这场金融危机。有关这场危机的思考和洞见汗牛充栋,许多也见诸本书。我不重复。
    中国应该有什么对策?有人相信,华盛顿共识的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精神是北京共识:政府主导、经济干预。提出这个名词的乔舒亚·库珀认为,建立在北京共识基础上的中国经验具有“普世价值”。
    我们的看法与此不同。前一段时间我参加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学者媒体对话“思·辩圆桌”,在国际形势与中国模式一节发言,正好与本书的主题契合。
    我说,关于中国模式与中国经济增长这个主题,至少要分成三件事。第一件是中国经济长期高增长本身,这有目共睹;第二件是存在着一套被称为中国模式的组合,这也是有目共睹,其特征主要是政府主导,集中关键资源于政府认为最能够带动增长的领域;第三件是,能用所谓中国模式来解释中国经济的增长吗?
    与北京共识不同,我认为不能。
    中国经济增长有1000个原因,我试举其中最重要的两条:1980年代初前后农村土地承包改革,将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并实质上允许其自由流动;2001年底加入WTO。前者使农民进入城市,成为产业工人,创造了中国至今仍未耗竭潜能的庞大生产能力。后者标志性地使中国融入全球化进程,庞大的生产能力得以充分释放,立即催化此前无法想象的强劲动力。
    2001年,中国加入WTO,人们开始说中国成为世界工厂。
    2002年,人们开始说中国向世界输出通货紧缩。
    2003年,人们开始说人民币被低估。
    2004年,人们开始谈论中国崛起的各种版本。
    解放农民,加入WTO,不是所谓中国模式一部分,它是全能政府放松管制,允许中国经济与社会回归正常的极为重要的两步。中国经济的持续高增长,动力来自经济与社会的正常化,来自全能政府从经济与社会领域的渐进式撤退。
    回到中国策,回到北京共识,回到中国模式,说一千道一万,现实是,它们都是全能政府从经济与社会后撤但只撤到一半的产物。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是因为还剩下的这一半特别伟大特别正确?还是因为好歹撤走了一半?
    一位国内最大投资机构负责人问我,你觉得中国经济未来增长的动力在哪里?我理解他言下之意:今天的经济,政府主要靠卖地,企业主要靠卖房,银行主要靠吃利差,投资主要靠pre-IPO,如此单调单薄。眼下会不会出问题见仁见智,行而不远是肯定的。
    我的简单回答是,看看已经撤走那一半,什么取代了它?答案很清楚:以经济自由化为主的内部自由化,再加上全球化。何不让正常化继续前进?
    更复杂的回答,基于对决策者、企业家、投资者、工人、农民、学者的观察、采访、调查和对话的真切回答,来自我的同事们,在这本书里。

推荐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