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王烁:金钱话事

王烁:金钱话事

女儿朵拉7岁了,我在excel上给她做了张现金流量表,存入1000块钱初始基金。了解详情推荐阅读朵拉妈写的《如何在家庭教育中善用金钱的力量?》。钱从此对朵拉来说不一样了。她可以自力挣钱,也可以自主花钱。
 
让小朋友理解钱的道理,接受约束,自主决策,管理预算,承担后果,又不造成激励扭曲,这些事可不简单。
 
我一点点来。
 
什么要自己花钱?
 
朵拉:什么东西要我自己花钱买?什么东西是爸爸你花钱?
 
朵拉爸:你现在的一切需要都是我花钱,除了这几种情况:你想要但我不同意买的,你自己花钱;浪费东西,你自己花钱;饭点不好好吃饭,然后要吃零食,自己花钱。这个单子还会变,到时通知你。
 
朵拉:你为什么答应买乐高给我出一半钱?是不是所有东西你都出一半钱?
 
朵拉爸:你买哪款乐高都行,多贵多便宜都行,你自己定;为什么我出但只出一半呢?因为我们都是stakeholder,爸爸想帮你学会用钱挣钱,而你得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钱有什么用?
 
朵拉爸:第一课,钱是要拿来用的,没有用途的钱一文不值。
 
朵拉:那你的钱都用掉了吗?
 
朵拉爸:那倒没有。先别说我,说你自己。你现在账上有1122块钱,为什么不用掉?你是想攒起来将来买个大东西吗?
 
朵拉:不是,我想花一点,留一点。这样我就总有乐高可以买,都花掉,将来没得买了,都攒着,现在没得玩。
 
朵拉爸:你是把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现在花,一部分将来花。前者叫消费,后者叫储蓄。储蓄就是将来再消费。你想过没有,如果不是钱,你是不是得现在就把东西用掉?因为东西很难保存。米饭、肉、车子都很难长期保存,吃不了用不完就浪费了。
 
你看,狮子没有钱,打完猎物必须尽快吃掉。下一次能不能打得着要看下一次的运气。人不一样,我们用不完的东西保存在钱里面,将来需要用的时候再用钱去换。钱这个工具不光能让大家在今天彼此交换东西,还能帮大家在今天和将来之间交换东西,就像时光机一样。
 
如果狮子会用钱,他会干什么?
 
朵拉:买个冰箱。
 
价格改变行为
 
朵拉喜欢上乐高店里的镇店之宝迪斯尼城堡,但标价是3699块,对她是天文数字。
 
朵拉爸:假如乐高店老板愿意降价,降到多少钱你会开始考虑买?
 
朵拉:1500块,而且老规矩,你出一半。
 
朵拉爸:降到多少你会毫不犹豫买?
 
朵拉:900块。
 
朵拉爸:你看,3699块你完全不想买,1500块你会考虑买,900块你绝对买。所以说,价格改变,行为就跟着改变了。
 
朵拉:对。就像昨天晚上你去洗澡,不想让我跟二宝打架,所以把我给二宝读书的价格提高了一倍。我就干了。
 
朵拉爸:我出高价,你就选择多挣钱,放弃了背着爸爸打二宝的乐趣。
 
朵拉:值。
 
合作不必是朋友
 
朵拉爸:现在两个乐高放在你面前:一个是动力火车,一个是迪斯尼城堡。你同样喜欢玩动力火车,而且它还便宜1/3。你选哪个?
 
朵拉:动力火车。
 
朵拉爸:老规矩,我出一半,剩下一半你现在就付得起了。
 
朵拉:我要是付了,自己账上的钱就花光了。能不能让二宝也付?
 
朵拉爸:好主意。但是你要搞清楚,如果二宝也付一半,那么你们就共同拥有动力火车,一人拥有一半。你还记得分享这个词吗,share,它还有个意思是股份。火车不能一人玩半个,但整个火车你们各有一半的股份。share不是嘴巴说说的,用钱来说的分享就是股份。你想对动力火车做什么,得二宝同意,他想做什么也得你同意。你们平等,因为出的钱一样多。你愿意跟他平等吗?
 
朵拉:我愿意。I’m desperate。
 
朵拉爸:朵拉,这就叫作money talks,金钱话事。想想看,如果你没有想到让二宝出钱,你有可能让二宝跟你一起玩乐高吗?
 
朵拉:本来不可能,但现在我们必须做朋友了。
 
朵拉爸:你们做朋友我很高兴,不过诚实地告诉你,就这件事,你们不非得做朋友,只要能合作就行。为什么不做朋友也能合作呢?因为你们都想玩动力火车乐高,又不想出太多钱。这就叫作利益。利益使得你愿意跟他合作。这就够了。
 
第一次创业冲动
 
有钱的人心思活络。看到任天堂switch的纸板游戏labo(https://www.ifanr.com/1018662),朵拉瞬间移情别恋,忘掉了迪斯尼城堡也忘记了动力火车。朵拉爸研究了一下,一部主机2000出头,五合一纸板游戏要600多,玩起来最低限度要2700块。
 
老规矩,朵拉爸出一半。剩下的1350块怎么办?朵拉陷入了沉思。
 
方案一:朵拉和二宝各出一半,共享游戏机主权。二宝同意根本不是问题,二宝对花钱只有一个态度:花呗。只出不进是二宝现金流量表的特色。问题在别处:loba用平面纸板拼搭立体游戏,二宝乱撕坏共有财产怎么办?
 
于是,朵拉创造出方案二:
 
“爸爸,不用二宝,我一个人出钱?不过我的钱不够。”
 
原来,朵拉想的是这个:自己出钱,独享产权,二宝玩的话按次计费。好处是一股独大,想自己玩就自己玩,想回收投资就让二宝玩,而且二宝玩的次数肯定比共有产权要少得多,毁坏游戏纸板的风险因此变小。
 
“朵拉,这个想法很好,等于是你开始做生意:投资买游戏机和纸板,按玩的次数卖给二宝。”
 
其实朵拉账上只有1132块,不够一半。为鼓励朵拉创业,我优化了方案:如果朵拉愿意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那么爸爸就兜底。
 
朵拉有了新烦恼。
 
“爸爸,你说二宝玩一次的价格定多少公平?”
 
“这跟公平不公平没有关系,做生意只要双方愿意就行。只是你要想清楚几件事:第一,二宝玩得越多你挣得越多,但他弄坏纸板的风险也就越大。第二,不论你定价多少,能从二宝那里挣的钱数是有限的,他现在总共就是874块钱,他又不会挣钱,不会变多。你做这个生意划不划算,要考虑好这些因素。”
 
夜色深沉,消费还是创业,合资还是独资,控制风险还是独霸权力,面对一系列两难,朵拉在越来越深的思考中败给了昏睡。人生艰难决策始。
 
怎样多挣钱?
 
朵拉开始自己花钱买东西以后,手笔越来越大,第一笔是229块的乐高,第二笔是549块的乐高,第三笔是2700块的任天堂switch+labo,虽然有爸爸出资一半,朵拉账户仍然急剧缩水,只剩下487块。
 
朵拉现在只有一个挣钱的门路,给二宝念书,一本10块,薄的5块。花钱如流水,但挣钱如抽丝,朵拉心中非常焦灼。
 
“爸爸,有什么别的办法挣快钱?”
 
“说说你对别人有什么用处?有用处才能挣钱。”
 
“唉。”
 
“不要太悲观。你有什么用处可能自己没想到。我举个例子,你再长大一些,就可以靠babysit二宝挣钱了。不过babysit可不是现在这样跟二宝玩。它是个工作:你得陪着二宝,不仅不能打他,还要照顾他,不让他受伤,还要给他做饭。”
 
“讲讲别的工作。”
 
还是有些原则是金钱买不动的。
 
朵拉喜欢画画。去年在圣地亚哥上kindergarten时,学校活动让学生回家筹款,朵拉手不绝书,给全家每人画了一幅画,筹满100美元。那时朵拉还不明白钱的价值,只是想不孚学校期望,并入围披萨晚会捐款人名单。我们都想帮助朵拉实现愿望,手松得很。
 
这次不同。
 
“朵拉,这次画得好才有钱。我看了以后WOW, 才会付钱;如果我不WOW,就不付钱。这次是做生意,我是你的顾客,不是你的爸爸。”
 
“可以。”
 
朵拉把自己关在屋里两小时,给爸爸画了一幅肖像,《站在月球阿尔卑斯奶酪山顶仰望火星的Jerry》。
“为什么把爸爸画成老鼠Jerry?”
 
“因为你属鼠,而且像Jerry一样聪明。”
 
WOW! 生意达成,朵拉拿走100块。
 
To be continued……
 
赞赏朵拉拿一半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