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深度工作法

深度工作法

 
深度学习是人工智能的事,深度工作则是每个人的事。
 
生活与工作被切割成一个个碎片,这已是既成事实,我们不可能也不会想回到碎片化之前的那个田园牧歌时代,但时间在碎片中迷失,而归咎于手机没有用处,就算手机罪大恶极,末了还得你自己决定接下来怎么办:生活是你自己的,工作是你自己的,把生活过到最为充实,把工作做到最有效率,责任只属于你自己。
 
必须在碎片化中找到深度工作之路,《深度工作法》(Deep Work)书里介绍了一组办法。
 
第一,反复练习。
 
我们都知道大脑灰质,但大脑还有近50%由“白质”构成,即髓磷脂,也叫髓鞘质,它得以产生并包裹大脑神经元轴突的过程叫作神经髓鞘化。神经髓鞘化能使神经传导速度变快,好比由拨号变成宽带,对高级动作技巧和反应的学习来说至关重要。
 
神经髓鞘化会在两种情况下发生,小朋友在成长过程中自然获得,成人也可获得,但必须付出大量努力反复练习才行。
 
好消息是大脑的可塑性伴随我们一生,也就是说,什么时候学习都不晚。坏消息则是这并不容易。重搭大脑回路,需要大量、反复、有针对性的练习。这告诉我们两件事:第一,反复练习,形成肌肉记忆是成人学习必由之路;第二,正确练习,仔细聆听反馈给你的信息,针对性地调节练习方式同样重要——你不想给大脑搭条错误的回路。
 
第二,善用注意力剩余。
 
你做当下这件事,与你做上一件事及下一件事,都有关联。注意力是我们最宝贵的资源。时间碎片化对我们的消磨,主要就来自于在多件事中来回切换,注意力随之损耗,于是忙碌、焦灼,效率低下。我们试图多任务处理以获得效率,结果却适得其反。我们是人,人脑毕竟不是电脑,做不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接受人脑的粘性,我们只能克制多任务处理的冲动,转而致力于两件事:第一,一个时间段只做一件事,不仅仅是因为专注才有效率,也因为专注才能找到工作本身的乐趣;第二,前后相临的时间段尽量做相关的事情,尽量不要跳转到不相关的事情上。专注做一件事,会形成注意力剩余,对做相关的事有用,不要浪费它。把时间组块,把相关的工作组块,善用注意力剩余,事半功倍。
 
第三,养成适合自己的工作节奏。
 
好习惯是最强大的,而坏习惯是最顽固的,所以要刻意养成好的工作习惯。习惯最有用之处就是自动克服拖延症,并把对工作的焦虑化解为一连串固定流程,不再需要耗费心理能量去启动,去克服。
 
好工作习惯不止一种。比如说,美国小说家斯蒂芬·金的习惯就是每天把锁在书房里,不写够字数不出来。有人拜访东欧某位被软禁已久的作家,在其书房发现著作草稿堆满书架,大为拜服。这位作家大笑,如果把你软禁起来,你也做得到!
 
这习惯多半不适合你,但你得形成自己的好习惯。不然,每天光你决定何时开始工作这件事,就够折磨你一整天的。
 
下面这些模式都可行,看看哪个适合你:
 
隔绝模式:工作时与世隔绝,像僧侣一样;
 
双模式:在两种模式中切换,既有僧侣一般与世隔绝,也有正常生活;
 
节奏模式:定期,最好是每天,都固定做同一件事,形成节奏;
 
记者模式:记者有截稿期,按需写作。
 
第四,敢于关机。
 
确定一个时间,比如每天晚上8点,最后查一次邮件和待办事项,然后结束工作,不再查邮件,不再查短信,不再刷微信朋友圈。最好关机。实在做不到的话,至少把工作手机与生活手机分开,关掉工作手机。
 
第五,干票大的。
 
把视线从眼前事务中抽出来,往远方看,当然也不要太远。给自己定下未来半年到一年要做成的一件大事,然后去完成它。高远目标-任务分解-针对性练习-反馈调整-朝下一个目标迭代提高,这是摆脱低效忙碌的终极大法。
 
《深度工作法》作者Carl Newport是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博士,现乔治城大学计算机教授,几年前为了帮助学生学习开了博客《学习骇客》(Study Hacks)被评为最有用的自助类博客之一。《经济学人》评论本书时说:“深度工作是知识经济时代的杀手级应用。”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