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阿尔法狗打不垮这个

阿尔法狗打不垮这个

我向江铸久、芮乃伟提了个问题。
 
江芮夫妇是传奇。江铸久是第一次中日围棋擂台战英雄,中国围棋往后数十年的兴盛,从此奠基;芮乃伟辗转美、日、韩,然后归国,多年漂泊,独霸女子围棋数十年也还罢了,还曾击败颠峰期的曹薰铉、李昌镐,虎狼军中取国手头衔。我一个二十年前的业余棋手,有机会与他们谈棋,幸何如之。
 
我的问题是:围棋有棋理、棋形和定式。阿尔法狗扫荡了定式,改写了棋形,但有没有动摇棋理?
 
所谓定式,就是双方约定俗成的走法,在四个角上开始,手数较多时延伸到边上。它相当于已组合好的模块,角部常用定式几十个,加上不那么常用的一两百个,棋手根据局势相应选择,组装到当下棋局进程中去即可。无须每次每手棋从头算起,节约大脑计算资源。
 
所谓棋形,就是双方棋子接触时构成的各种形状。无数棋手数百年对弈下来,形成既有认知:哪些形状(多半)是高效的,哪些形状(多半)是低效的。它也是种快捷方式:棋形好则效率高,那么不知道/算不出该走什么的时候,走形状好的多半不会错。
 
所谓棋理,指围棋是有关效率的游戏,每步棋置于枰上,要让此前的棋子发挥出效率,更要承前启后,让所有棋子彼此配合,在对手的袭扰、攻击、顽抗中,最终发挥最高效率。
 
按理说,棋理推动棋形展开,在局部形成定式,一贯而下,三者的关系本该如此。
 
事实则不然。人脑有涯,而围棋变化无涯,以有涯随无涯又想不殆,于是不再从头算起,转而直接利用定式、棋形等种种快捷方式,年深日极,逐渐固化,变成教条。
 
多年前,日本棋界强者大竹英雄说:“就算不这样下要输,我也不能下得这么难看。”教条深到极处,居然变成美谈。
 
映射到其他领域,习俗、规则、制度、诫条无不从现实中来,但也都超脱现实约束,获得独立的存在感。宁可不要XXXX苗,也不能要XXXX草。这种话,我们听得还少吗?
 
还好,棋盘上一切胜负说话。既然你不惜输棋也要追求棋形,那你就输呗。阿尔法狗对既有棋形、定式观念的巨大冲击,以胜负为先的职业棋手们都是欢迎的。震惊之余,新世界在他们眼前打开:一切从整体效率出发,带来了巨大自由。
 
如果什么都是这样反馈明确、淘汰标准清楚就好了,多少事可以不用再来回捣浆糊。
 
问题没完。
 
阿尔法是否动摇了棋理?前述棋理云云,追求整体效率是事后效果,而其过程则是取舍,将大量变化归约成人脑在给定时间中能有效运算的子集。AI要剪枝,人类也要。
 
人类围棋思维使用的剪枝工具中,有大量形式逻辑的内涵:
 
——孤立地看,很难看清一个变化是否有利,但相对地看则容易一些:如果变化A明显优于变化B,则不论变化B本身如何,放弃它都是对的;
 
——在某个变化中,如果其中有步棋对形成该变化来说是不必要的,并且它本身是亏损的,那就一定不要下这步棋;
 
——在某个变化中,如果下了第一步,那么就应该下出与此相关的第二步、第三步,形成战术组合;如果下第一步之后就停下来,转而在棋盘上他处落子,那第一步就白白亏损。务必避免无谓损失。
 
等等等等。
 
围棋中,归纳与演绎俱备,彼此交融。如果把棋步计算本身粗略视作归纳,但在计算所得各种变化之间的取舍(取舍本身其实也是计算),往往要用演绎推理,如上面这些例子。
 
阿尔法跟人类总共四次。第一次对欧洲冠军樊麾,5:0,第二次对人类顶级棋手李世石,4:1; 第三次对几乎所有人类强手作网络车轮战,60:0;第四次对当前人类第一人柯洁,3:0。屡战屡胜,如入无人之境。人类棋手对阿尔法围棋的深度越来越敬畏,也越来越惶恐。
 
等到谷歌公开阿尔法自我对弈50局之后,人类棋手完全陷入迷茫。
 
真的是神仙打架,看不懂。
 
以我的粗浅工夫,再把胆子放大到数倍,颤微微问道:怎么看起来,阿尔法跟自己下,好多棋下得好象是在打围棋逻辑的脸啊?阿尔法还讲棋理不讲?
 
这个问题,人类棋手已不怎么敢作答。
 
有前车之鉴。
 
阿尔法年初大胜人类各种强者的网络60局中,有数处全不可解,比如打吃不提子之类,但既然阿尔法下出来了,于是人类认真研究,猜想一二三,为其编织出各种合理性。然而谷歌事后公布原委:那是因为人肉臂摆错了地方!
 
真是尴尬。
 
又比如,阿尔法与人类棋手对弈,只下正手,从未下过胜负手。所谓胜负人,指形势已非,棋手明知最佳下法,但弃而不用,转而选择并非最佳但更复杂的下法,期待对手犯错。阿尔法跟人类下棋,从来是一路领先,所以未增见过其胜负人,但阿尔法跟自己下有没有用过胜负手?
 
江、芮对视一眼:不知道,因为即使它使出胜负手,人类也不见得能看出来。
 
就这样一骑绝尘。
 
回到阿尔法与棋理。是阿尔法改变了棋理?还是说棋理仍然在但阿尔法比人类理解得更深?还是说阿尔法就算违反了棋理但不影响赢——无论是哪种,都只能说明人类围棋下得太差:要么是认错了棋理,要么是对棋理的理解太浅,要么是连棋理不太通的对手都远远赶不上。
 
对棋手来说,这是最深的震动。理之不存,棋将焉附?
 
遥想20多年前,日本围棋极盛之时,霸主小林光一说,边角变化已基本穷尽。
 
唉,樱花开得真是灿烂啊。
 
江、芮反过来问我,阿尔法围棋之后,人下围棋的意义在哪里?
 
我说,如果你要的是答案,那么有个标准答案等着:人何尝跑得过马,但人类比赛谁跑得更快难道就没有意义?不过,这标准答案用来堵人之口可以,你们专业下棋的,还有我这样的终身爱好者,从内心深处,不能不觉得,我们所曾经以为的那尊像已经被打碎成一片片了。在一片废墟上,我们得重新去找围棋的意义。
 
江、芮辞别,我继续工作,脑子里这问题硬硬地堵着。
 
芮乃伟是棋界仅得一见的人物。与不可能作对,她毫不陌生。长年漂泊,在恶劣的环境中保持强大的棋力,因为她意志极为强大,也因为她足够单纯。棋枰之外,不知其余。
 
阿尔法到底比人高出多少?能不能让人类两子(先走两步)?乃至更多?尊严使许多棋手不愿去找寻这个问题的答案,但芮乃伟愿意。在阿尔法与柯杰5月乌镇对阵之时,她向谷歌请战,愿与其下升降棋,被打到让几子就是几子,可惜未成。
 
我们相见时,她刚刚拿下全运会女子围棋冠军。围棋缺席全运会24年,今年才又回归,而缺席前的最后一届,也是芮乃伟拿冠军。
 
24年在围棋界什么概念呢?围棋竞争太过激烈,五年一换代。她80年代即已成名,原是马晓春一代棋手,后来所谓龙、虎、豹几代棋手陆续崛起,再后来猛兽名称不够用就懒得再计数。今天豹代已露疲态,虎代基本退出一线,龙代已无影踪。芮乃伟已过知天命之年,与晚其不知多少代的晚辈枰上相争,有战则必战。
 
今日棋手20岁前拿世界冠军,30岁后淡出舞台,因为不再能保持足够专注,惟芮乃伟能。埋首棋枰之时,盘侧哪怕是熟人,她认不出来——没有一丝心力留给盘外。
 
棋界天才辈出,芮乃伟从来不以天赋知名,却大浪淘沙,历久弥新,一再创下传说,在人类围棋史上终有席荣耀之地。极度专注,只求寸进,与时间的流逝对抗,拒绝走向命运划下的轨迹。
 
围棋的意义我仍不知道答案,但我知道棋手的意义,它凝聚在芮乃伟身上。阿尔法打不垮这个。
 
它只会自己慢慢消逝。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