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你太安全我就不安全

你太安全我就不安全

韩国部署美国萨德反导弹系统,中国高度警惕,启动各种反制,甚至延展到娱乐圈,拿下当红韩剧。

要问两个为什么。

——萨德反导弹系统是防御武器,以拦截来袭的导弹为目标,值得如此警惕吗?

——发生在安全领域的争执为何延伸到很遥远的娱乐圈?韩星何辜?韩剧迷何辜?

两个为什么都有答案,都是博弈论在现实中的展开。

先谈第一个。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所有国家负责打仗的部都叫战争部。这是政治正确时代到来的准确称呼。二战以后,战争部绝迹,无一例外翻牌为防务部(defense ministry)。由战争转为防守很好听,但人人都知道这是个文字游戏,战争中哪里有单纯的防守,进攻就是防守,防守就是进攻。

更重要的是,因为国家间的安全悖论,如果有选择的话,没有国家能接受其他国家获得绝对的安全,哪怕这个国家只是加强自身防务。

打个比方:两个国家如果都是富足的那么整体看同样是富足的,但安全不同。一个国家越安全,其他国家越不感到安全。安全这件事,有很强的零和博弈色彩。你多一点,我就少一点。如果你绝对安全,无惧于一切外部攻击,那么就只剩下你攻击其他人的可能性,而其他人就得仰你鼻息,祈祷你对他人的善意永远保持。而善意这种事,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是靠不住的。

冷战末期,美国搞星球大战计划,宣称将用轨道卫星反导弹系统防卫全美。这是一个防卫计划,即引发苏联极大恐慌。如果这个计划靠谱,必将打破整个冷战数十年间双方拼命扩充核武能力造就的恐怖平衡:核大战一旦发生则双方必然同归于尽(Mutually Insured Destruction)。

且不说星球大战计划本身在技术上是否可行,出于对美国自身战略利益的考虑,许多美国博弈论专家反对这一计划。诺奖得主、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冷战策略专家托马斯·谢林(Thomas Schelling)认为,一方想获得绝对安全的努力,会引发另一方基于恐惧而采取先发制人的冒险攻击。星球大战计划它想带来更多安全,却会导致更不安全。你如果真想安全,不如让对方相信自己具有随时摧毁你的能力;当然,这个逻辑对于对方也适用。

为什么反常识智慧(Unconventional wisdom)可贵?因为智慧经常是常识(conventional wisdom),不同于常识又有智慧很少见。谢林就有真正的反常识智慧。他说,冷战中最理想的情形是当然是美国拥有摧毁苏联的绝对力量而苏联没有,但事实不是这样,双方已经形成了双方足以相互摧毁的恐怖平衡(balance of terror),在这个现实下,军备竞赛与军备控制谈判中,光想怎么使自己最安全是不行的,有可能你得主动想想怎么使自己不是那么安全,以便让对方感到安全。

武器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就是这样博弈的。

岔开去说,同样地,人至察则无徒。你如果身在官场,却清洁如水,那上下左右的同僚得感到多么如芒在背?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威胁。许多落马官员在供述中讲到这种同侪压力,确实是自我辩解与真实感受俱有。加入任何团体都得交投名状,而许多投名状就是一起做件坏事。如果发现所有人都防着你,抱怨他人污浊环境险恶是无用的,要么加入一起玩,要么早点抽身。坚持下去,后果自负。

人可以选择不玩,国家不行。虽然幅度程度范围都跟当年的星球大战计划完全不是一回事,相似逻辑适用于萨德系统部署在朝鲜半岛南部。且不说萨德侦测中国境内导弹的能力,这件事增加韩国的安全本身会减少朝鲜和中国的安全感,而这两个国家安全感下降会反过来使地区进一步不稳定。正反馈不停下来的话,不会有好结果。

这些推理过程,不仅适用于冷战和今天东北亚地缘政治分析,也适用于一切事实上拥有恐怖平衡结构的关系:双方最愿意看到的结果都是自己占到绝对上风,但事实上却都有摧毁对方的能力。这种关系比想象的更常见:商业伙伴、夫妻、寡头竞争,都能切换到到这一状态。谢林说,让对方捏住你一个把柄,也是可取的办法,如果这样才能维持住恐怖平衡的话。

最后,讲讲韩剧。

韩剧与萨德系统本来是没关系,只是被暴力牵连进来。但是,只要你与邻居吵过架就知道,争吵的主题陷入僵局,于是把不相干的主题绑进来,这种事太常见。蛋糕没法分,那就再放个蛋糕进来一起再分,相关不相关不重要。

把什么绑进来是有讲究的。绑定那些对你谈判地位有改进的东西。韩剧就是一例。中韩两国间的文化贸易是韩国巨额顺差,顺差你还想不想要?

只是,你能绑,对方也能,绑进来一块对它有利的杠杆。两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交往这么密切,谁想绑进来什么还不容易?如果不止住下滑,会滑得很快,全面交恶的情形不是不可想象,因为全部交往领域都可以是潜在杠杆,就看双方领导人认为争执本身有多重要值得付出多少代价了。

回过头来说,韩国现总统朴槿惠上台之初,对与中国合作缓解朝鲜岛紧张寄予厚望,但在朝鲜接二连三核试和试射导弹之后,显然对当初的政策取向丧失了信心,接受部署萨德系统只是政策转向最明显的标志。在东北亚正在修正的安全格局中,她不是主动启动修正进程的那一方,而是被动应变的一方:如果现状已经改变了,那也只好应变。虽然彼此立场针锋相对,但中国的处境与之相似,都是被拖进并不得不因应正在改变的安全形势。

是谁首先改变现状的?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