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世界上主要是两种事

世界上主要是两种事

世界上主要是两种事,一种是不关你的事,一种是不关我的事。

话糙理不糙。所谓不关你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我做主,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所谓不关我的事,就你自己的事好自为之,既无须也不应指望得到我的意见指导支持。

关于自由,以赛亚·伯林有二分法:“消极自由”是“免于……”的自由;“积极自由”是“去做……”的自由。(参见《自由的两种概念》,文末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下载)

不关你的事,属于消极自由;不关我的事,属于警惕自我的积极自由倾向:不关我的事,我不能插手,不宜插嘴。

古人说,穷则独善吾身,达则兼济天下。独善吾身没问题,兼济天下要小心,无论穷达,因为人世间的事,大多落入不关你的事和不关我的事两者之中。

不关你的事与不关我的事之外,当然还有与你我都相关的事,所谓公共之事。公共之事,人人得而发言,人人得而参与。不过,公共之事虽然无往不在,却只是不关你的事与不关我的事之余事。划定前两者之后,才厘得清公共之事存在的空间。

今天的舆论空间空前沸腾却畸形:公共之事,人人有责有权,讨论却不足;对于不关你的事和不关我的事,讨论却激荡不已。

原因很简单,如同水流卑下,民众选择在容易的主题上发声,因发声而发声,又激发下一轮发声,在反复循环中,占用社会的注意力资源,消耗舆论能量。

言论固当自由,但何必虚掷!

如何区分不关你的事、不关我的事,以及公共之事?

多年前,在管理学大师德鲁克和通用汽车传奇总经理斯隆之间有场著名的对话:德鲁克认为通用汽车太过忽视企业社会责任。斯隆回答:你说社会责任,有权力才有责任,无权力则无责任,请问通用汽车对社会有权力吗?

企业社会责任问题至今仍是公案,不去管它,但斯隆在权力与责任之间的回答,在任何时候都应当是回答公域私域之分的起点。

让我们回到起点。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