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向小偷学习反击小偷的方法

向小偷学习反击小偷的方法

不是说你也要去偷,而是你反击小偷的成本要像小偷偷窃一样低。

新闻工作者深受侵权之苦,小到抄,大到偷。打官司不可轻用,耗时耗力,法庭判决难测,执行成问题,即使赢了也没几个钱,侵权者以逸待劳,很难感受到痛苦。

我有个朋友@一毛不拔大师。他帮网络作家们维权,连番苦战,取得辉煌成功。有多成功呢?第一是让百度低头赔钱;第二是在战斗中与这些作家在其IP价值大爆发之际结成了深厚友谊,然后顺势创个业。

这样机智勇敢能战斗的人,我向他求助:你拯救了网络作家,能不能也拯救一下新闻工作者?隔着网络,他深沉地点了点头,然后一去无消息。

我理解他。这事太难了。

新闻工作者写的文章,跟网络小说不同,毕竟单篇文章标的价值小,侵权成本太低,copy and paste,而维权成本太高。成本的极度不对称,使维权努力变成是麻烦的,困难的,不值得的。

想把所有麻烦都让朋友来背,不太够朋友。自已被侵权,还是得自己想办法。我想了很久,有一天,悟了。

休息一下,先讲个故事。

麦克斯塔尔接任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后,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前进至巴格达郊外机场,下辖美国各军种特种部队,海豹队、游骑兵、三角洲,训练充分,装备精良,天上有无人机,地下有装甲悍马。这支部队按说足以碾压一切看得见的敌人,可是,为什么它却未能战胜伊拉克基地组织(AQI)呢?

没有理由啊。

AQI人数不多,训练不足,装备平平,通讯靠信使,可是在美军拉翻萨达姆政权之后,迅速崛起为伊拉克最致命的一支力量,日后还滋生出伊斯兰国。

AQI靠什么?

靠的是经得起各种打击的组织结构。AQI是个网状结构,目标一致,但既没有标准打法也没有标准层级。打掉AQI一个高级头目,它自己会再长出一个来。一位网络科学家兼军事分析师说,过去十年美军打掉的基地组织“三号人物”大概有20来个之多,可是没什么用。

一天醒来,麦克斯塔尔看着案前一堆等着他签字的命令,悟了。自己就是问题,美军特种作战的结构就是问题:条线太长,动作成本太高,决策太缓慢。

向恐怖分子学习,用他们的方式来组织反恐,《团队的团队》(Team of Teams)这本书讲述麦克斯塔尔边打边学边学边打的过程。这是我从读完《团队的团队》写的书评里摘来的。为了扣住本公号荐书的风格,我容易吗?

回到主线。我悟到什么了呢?

必须要用侵权者的打法来反击侵权者。

侵权者打法的最大优势是什么呢?

成本低。

那我们该怎么还击呢?

低成本。

思路突破了,办法就好办了。

第一,把维权推进到第一线。

每个新闻工作者自己就是维权的第一线。所在单位用法律对付侵权者,那是必须的,但只靠法律,麦克斯塔尔面对AQI的那种无力感就会油然而生,前面已经讲透了。

要打击灵活机动低成本高激励的侵权者,必须要有灵活机动低成本高激励的维权者,而这莫过于新闻工作者自己。自已被侵权了,不要坐等单位出面,自己先维将起来。

第二,怎么维权?

去打对方放在网站上的联络电话,或者托关系找到对方负责人,要求停止侵权。这样行吗?

绝对不要!

他偷你的文章,给你打过电话联系版权了吗?他托人来找你商量过吗?

都没有,直接就偷。那为什么你维权要付这些成本?为什以不学习他们,直接一点?

直接把他们钉上耻辱柱。在微信朋友圈、微博,开骂。你敢偷,我就敢骂。

当然,要说清事实,拿出证据。也要要求侵权者承担责任:道歉,删除侵权稿件,赔偿。

最最最重要的是,要点名到个人。侵权者往往是机构,不能放过,但机构没有羞耻感,而侵权的事总是人干的,要点个人的名字。如果不知道是谁干的,也不用费工夫去查,从机构负责人的名字往下,到频道主编,到责任人,知道哪个点哪个的名,至少这一串人总是有责任的。不会错杀。

重要的事再重复一遍:个人才有羞耻感,要点名!

这样就一定能让对方投降吗?

不见得。侵权者作缩头乌龟假装看不见,也是有的。如果他们的羞耻感真这么稀薄,恐怕最终还是得靠单位,找个脸皮特别厚、偷得特别多的,集中火力,法律解决。

那这样还有什么用呢?

请你相信我,而我相信博弈论,这样是会有点用。他偷你一篇文章,所得有限;而你把他钉上耻辱柱,吊打,手撕,其实已经很爽,发个微信朋友圈发条微博而已,一次之后,以后有空就再发,想起来了也发,不高兴了也来一发。不费吹灰之力,却显著地抬高对方侵权后果。互联网有永恒的记忆,他偷一篇文章,却要永远吊在耻辱柱上蒙羞。何必呢?

我要是他,我就认错。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