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主观书评之《过分特权》

主观书评之《过分特权》

昨晚回北京的飞机上,读到新书《过分特权》(Exorbitant Privilege),副题是“美元兴衰及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作者Barry Eichengreen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国际货币体系数一数二的研究者,有名著《全球化资本》(Globalizing Capital)。他也是《新世纪》周刊专栏作家。

我读的是免费的kindle书首章,非常值,首章是导论,列出全书主要观点,一一反驳关于美元霸权的几种流行看法。我是浅尝辄止,想进一步了解其论证过程的,不妨一读全书。象我一样的,不妨读下面的观点摘记。

一、一国货币的国际地位总是取决于该国是否大国,而不是相反。大国才有国际货币,不存在货币战强国这回事。

二、美元铸币税挺重要。美国对外债务用美元标价,美元贬值对其对外债务没有影响,但美国对外资产用其他币种标价,折算成美元则有所升值,通算下来,美元近年贬值使其对外资产债务总平衡改善了4500亿美元。不过,美元铸币税对美国也没那么重要,在美国全球霸权的贡献名单上只排在第23位(Eichengreen没列出这个单子,我很怀疑就没有这个单子,只是一种修辞方式,以强调美元铸币税并不那么重要)。

三、现存的国际货币在未来的国际货币竞争中并不占绝对优势。许多人以为英国早就不是第一大经济体但英镑直到二战才丧失统治地位,以此说明英镑地位在英国大国地位不再后还有一定粘性。实际上,美元在1920年代中期美联储成立仅10年后即与英镑比肩。这说明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时间可能比想像早而不是比想像晚。

四、美元并不必然衰落。与它相比,欧元无政府,而人民币太多政府。

五、除了二十世纪后半叶,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不止一种国际货币并存。成为国际货币的竞争并不是一场不同货币间你死我活的战争。Eichengreen另一本书Global Imbalances and The Lesson of Bretton System最后一章“英镑的过去,美元的未来?”有专门分析:因为网络效应,作为贸易结算工具的国际货币确实强者恒强;但作为储备工具,多种国际货币完全可以共存。

六、中国无意摧毁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这与增强人民币国际地位可以兼容。

七、美元地位取决于美国自己,取决于美国会不会出现重大经济和金融管理失败。什么是重大经济和金融管理失败?“英镑的过去,美元的未来?”一章有解释:对外债务规模失控,对内通胀失控。只要没这两样,美元还会强大。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