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狼性迷思:互联网公司的颠覆与守护

狼性迷思:互联网公司的颠覆与守护

老板让你做狼,不做狼老板就代表狼群灭了你。这商业逻辑不是最近才开始流行,而是已经流传好长时间——史玉柱不过是应和了李彦宏几年前致全体百度员工信的号召而已。

坦率地说,当时看到李彦宏自觉百度狼性不足,我是崩溃的。但凡生活信息,尤其医疗,前三页搜索结果都导向骗子。百度还缺什么狼性?

其实,“狼性”被误读了,现在流行的“狼性”,以错误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借用这个词,想象一种穷凶极恶,以为社会与自然一样,弱肉强食是唯一的游戏。这既误解了自然也误解了社会。自然界的狼并没有这种“狼性”。作为生态系统的一员,食物链的一环,狼有攻有受,有夺有予。只有“狼性”的社会更不可能存在,因为这种社会连“狼”都活不下来。

高扬想象的“狼性”,暴露百度对商业逻辑完全无知。商业是正和游戏,分工和交易创造价值,这是社会一切福祉进步的最终来源。由分工交易编织起来的价值网络里,厂商、客户、竞争者、政府、公众既合作又竞争,在创造价值做大蛋糕的环节合作,在分配价值切蛋糕的时候竞争,而合作是竞争的前提,创造是分配的源泉。大家都做恶狼的话,下场是一起饿死。

分工合作创造价值,是商业的“原善”,将其扭曲为原罪,无知,浅陋,恶。

1943年秋,二战犹酣,彼得·德鲁克接到了来自通用汽车公司的邀请,由此开始了对通用汽车长达18个月的调研,成果是1946年出版《公司的概念》(The Concept of Corporation)。这本书引爆了企业研究,不仅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位外人在企业内部的深度研究,还成为管理学的开创之作,甚至通用汽车传奇总经理阿尔弗雷德多年以后的自传《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也被视作关键内部人对这本书的系统回应。一宗事件,引出两本名著,成就一段佳话。

今年正好是《公司的概念》出版70周年。德鲁克说,通用汽车代表的新兴大公司是一种此前未见的组织,正在改变美国个人-社会二元结构。不管愿不愿意,工作者要在大公司里实现实现人生价值,而大组织能否通过内部的生产结构产生效率获得利润,对外与社会价值观兼容,成为美国社会能否成功的关键。

读这本书,我觉得它现代感惊人,完全没有过时。我还觉得,现在是新一代《公司的概念》 出世的时机。今天需要The Concept of Internet Corporation(《互联网公司的概念》),不是说向大师致意,而是说,互联网公司对社会的改造,比70年前大公司对社会的改造,更全面更深入。分析互联网对社会冲击的书上已有很多,但分析互联网公司作为一种新型组织及其与社会互动关系的书,我还没有见过。

与70年前通用汽车们冲击传统社会相比,今天互联网公司对社会的冲击更全面更彻底。

——更全面。对各种使用场景的发掘、进入和控制,使互联网公司系统地改造社会。

——更彻底。互联网公司洞穿了对人们生活的层层传统保护。今天网络上没有人不知道你不是一条狗。跟身份有关的一切信息,越来越重要,越来越敏感,又越来越被滥用。

这一切都发生在五到十年之间。现代大公司兴起,通用要花30年。互联网公司则是每十年给社会洗一次牌。支付宝、facebook不过十年时间,微信刚刚过完五周岁生日。这个周期没有变长的迹像。

互联网公司失败者无数,但一旦成功,成功就快得大得令人头晕目眩,却必须完成从颠覆者到守护者的角色转换。他们很难走出颠覆者的心态,却必须担起守护者的责任,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而且到来得是那么地快。

这时候流行的商业逻辑如果是“狼性!再狼性一点!”

社会不能承受,不会接受。

德鲁克之所以认为通用汽车代表的大公司极为重要,不光是因为大公司作为主导性力量刚刚出现在社会舞台上,还因为它是美式自由企业模式发展到那个时代的代表,与纳粹主义和苏式经济模式竞争。美国社会要成功,前提是代表性大公司如通用的生产方式、 管理之道获得成功:既要有效率,获得利润,而获得这些的过程与结果,又要符合美国社会基本价值观——自由竞争,机会平等,努力就有回报。

公司要追求利润,同时是社会组织;员工和管理者要在大公司的阶梯上追求职业进步,同时是社会人。公司在社会里生存发展,个人在公司里获得工作带来的回报和成就感,实现抱负。德鲁克强调,那个时代的大公司不仅带来了前所未见的分工合作生产方式,还有更多的使命:折射、凝聚、扩展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观。

德鲁克提出工业公民的概念,industrial citizenry。大公司再造经济微观过程和结构的同时,要与社会价值观兼容,也有责任帮助员工获得比单纯受薪更完整丰富的人生。

年轻的互联网巨头们,跟70年前通用汽车们一样,单纯看在整体经济中无论营收、利润还是员工人数,所占比例还很小,但正如德鲁克所说,最重要的是他们引领时代。这些期许和要求,也适用于今天的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公民的视野,internet citizenry,这一课需要补上,从思考它开始。

当然,新兴的中国互联网大公司们面临与通用汽车当年非常不同的环境:当今中国社会的基本价值观是什么?远不能像德鲁克那样几无争议地给出答案,它仍然在焦虑、纷扰和忙乱中酝酿,远未定形。正因如此,中国的互联网大公司有比前辈大公司更大的责任参与塑造它。这责任当然并不惟一地属于他们,但他们往哪个方向努力,确实关乎中国能否有一个良性社会。

没有哪个公司愿意承担这样沉重的责任,但没有办法,力量越大,责任越大。腾讯、阿里巴巴、百度、360、小米,还有无数今天的独角兽明天的BAT,责无旁贷,没有借口。

推荐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