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财富再分配与央行的原罪

财富再分配与央行的原罪

需求拉动,成本推动,关于通胀的由来其说纷纭,其实不必如此。假如信息透明,人们绝对理性且智力无限的话,通胀这件事理解起来就简单了。

每当央行要印钞,比如给货币供应量增加个10%,那从农民、工人、教授到公务员,所有人自动把货物和劳务的价格往上挂10%,整个社会平移了一下而已,主体部分没有收益也没有损失。

谁受损呢?

持有净现金的人。谁拿着钞票谁吃亏,拿得越多吃亏越多,储蓄越多吃亏越多。

谁受益呢?

持有净的负现金的人,也就是欠钱的人。欠得越多便宜越大,负债率越高越僵尸化,越占便宜。

所以,哪怕是在货币政策最透明人民最聪明的想像情形中,通胀也会引发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从持有现金的人流向欠钱的人,从黄世仁流向杨白劳。

所以,哪怕房价已经如此之高,此时此刻,人们还是在买房,因为与其别人欠我钱,不如我欠别人钱。通胀预期下,就这么简单。

现实中,因为信息不尽透明,人也不够聪明,所以通胀还有更复杂内涵。

印钞只是第一步,多印出来的钱是怎么投放出去的?绝不会是普惠的,因为就没存在过这种机制,否则就不会有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还在做学者时提的直升机撒钱建议了,就连这也不够公平啊,手脚快的多拿。

不普惠就有偏向。各国机制不同,详情难以尽表。看得见的是央行每次要大量向外发钱的时候,必推出英文缩写的各种机制,外人看都看不懂,好在,只要看政府印钞要解决的困难是什么,不难知道大体谁会受益。

2008年以来美欧的事实是金融机构受益,宰了雷曼一个,幸福了全行业。中国当前要解决的大问题是僵尸企业,估计在最坏情形下,推出一两只僵尸斩首,其余接着喝奶是大概率事件。顽劣的孩子有奶吃,那些自食其力健康成长的,请继续自食其力。

表面上,印钞与通胀并不总会同时发生,现在欧洲日本正在发生的事情就是玩命印钞却还是走不出通缩,央行奋力将钱推出大门,奈何经济不振,银行惜贷,企业收缩债务,信用由扩张转向收缩。然而,即使如此,钱平白多出一块,财富再分配就已发生,显现出来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则又不一样。刚兑未破,僵尸不死,软约束机制硬硬地还在。无数只吃不拉的神兽嗷嗷待哺,使得银行信用逆周期迅猛扩张从来不是难事;倘若加之以印钞,两者合力释放出的能量之大难以估量,在宏观层面为未来埋下更大的问题;在财富分配上造就更大的不公平。

还不止此,3月底,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旗下投资机构大举持有A股的消息爆出。下面是摘自财新网的消息:

“多份年报信息显示,外汇局全资子公司梧桐树投资平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梧桐树)已跻身数家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十大股东。

梧桐树投资平台有限责任公司是国家外汇局全资投资平台公司,最为著名的投资是在2014年12月底,出资近400亿元人民币,与中国进出口银行、赛里斯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丝路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此外,2015年7月,梧桐树分别向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注资480亿美元、450亿美元,持股比例分别达到27.19%及89.26%,帮助完成了两家银行改革方案要求的资本金补充工作。

去年8月,梧桐树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北京凤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凤山投资)及北京坤藤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北京凰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坤藤投资)。两家公司也首次现身于多家上市公司2015年年报。

值得注意的是,梧桐树新增的持仓与证金公司减持的仓位,大体上呈现一一对应的关系。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证金公司可能是将部分筹码转让给梧桐树,而获得的资金则用于偿还向商业银行借得的短期贷款。”

证金公司于去年A股股灾后成立,是救市“国家队”的主力,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融资,一直面临退出压力。梧桐树此时现身,使命昭然若揭。

梧桐树所持主要是美元资产,投资A股的人民币资金从何而来?一般猜测是二次结汇,将美元向外管局换成人民币。如果真是这样,等于一笔美元创造出两笔人民币投放,而多印的这一笔直接进入了股市。

一声叹息。

伯南克还说过,如果货币当局透明一点,向市场清楚传递其意图,那么市场会帮它;如果不透明,那么市场会搞它。可惜,信号清晰、言行一致只是个别央行的特权,且只适用于特定时期。

奖劣惩优,奖奢惩俭,扭曲的预期管理内置于所有央行,这是央行的原罪,只有兼具坚韧、公平、悲悯的极少数中央银行家,才能获得救赎。

推荐 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