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埃及不是突尼斯

埃及不是突尼斯

我这篇文章看错了。埃及成了突尼斯。在突尼斯变政后我写了篇文章《突尼斯的三个命运》,把突尼斯替换成埃及,把本·阿里替换成穆巴拉克,就是我对今天埃及全民革命成功后何去何从的分析。建议一读。

开罗街头示威,暴力事件导致数人死亡。谣传穆巴拉克妻儿逃亡伦敦。今天(周五)开罗将有一场更大规模示威。最大的反对派组织穆斯林兄弟会说要参加。   

埃及会象突尼斯一样政局剧变吗?

不会。

埃及现政权脱胎于推翻法鲁克国王的青年军官团。纳赛尔是其领袖,去世后由萨达特接任,萨达特1981年遇刺后由空军司令穆巴拉克接任,执政至今。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崩溃后,西力东渐就在眼前,阿拉伯世界的反应纷繁,有君主立宪主义,有阿拉伯社会主义,有泛阿拉伯主义,有伊斯兰复兴运动。纳赛尔1950年代在埃及得政后,纳赛尔主义——泛阿拉伯主义加社会主义——一度被寄托重大希望,被1967年战争惨败终结。那以后阿拉伯世界应对现代化的努力,收敛至两个主要选择:世俗专制或者伊斯兰复兴。世俗民主制从来只在边缘。

纳赛尔主义作为一种运动破产,但纳赛尔政权经历两代传承,延续至今,终成一亲美的世俗化专制政权。这是历史的吊诡。

埃及也正是现代伊斯兰复兴运动的起源地和大本营。穆斯林兄弟会1928年在这里创立。穆斯林兄弟会主张按可兰经和穆圣教义重组穆斯林社会,是对世俗现代化的强烈反动。穆斯林兄弟会官方反对暴力,公开谴责9·11事件,但其最重要思想家Sayyid Qutb主张发动圣战,清除世俗政权,建立伊斯兰教法国家。Qutb1966年被纳赛尔处死,成为现代伊斯兰运动最著名的殉道者。

在现代伊斯兰运动极端主义的旗帜下,脱胎于穆斯林兄弟会,埃及产生了两支反政府武装集团。一支为伊斯兰集团(Gama‘a al-Islamiyya),1981年刺杀萨达特,1997年制造卢克索大惨案,屠杀数十名西方旅游者。这支武装后放弃暴力,与埃及政府媾和。

另一支反政府武装埃及圣战者组织(Islamic Jihad)由Zawahiri创建。Zawahiri参与谋刺萨达特,出狱后流亡,坚持武装斗争,数十年间在埃及制造多起爆炸和刺杀事件,数度谋刺穆巴拉克。Zawahiri认为首要敌人是“近敌”,也就是世俗专制政权。1990年代后期与拉登合作创建基地组织后,才以“远敌”也就是支持现政权的美国为首要大敌。Zawahiri是基地组织名义上的二号人物、实际上的组织者和策划者。

知道以上背景,就知道以下几点:

第一,穆巴拉克军人出身,坚实掌握军队,经过战争、阴谋和刺杀的锤炼,不可能惊慌出逃。如果政权垮台,在这以前开罗得血流成河。示威游行中死几个人,不足以撼动政权。

第二,现政权是以军队为基础的世俗专制政权,穆斯林兄弟会是最为强大的民间组织。没有第三方力量可与这两方相提并论。前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人、Nobel奖得主巴拉迪代表的世俗民主派缺乏实力。如果现政权垮台,没有宪政民主派当政的空间,只有穆斯林兄弟会能填补权力真空。Zawahiri极端力量重回埃及,不可遏制。

第三,穆斯林兄弟会得势,埃及社会去世俗化,不符合在埃及有重大关切的外部力量的利益。埃及是阿拉伯世界物质力量和精神价值的中心,绝不被允许成为基地组织在西亚鼎足而三的第三只也是最重要的一只足。

我预测,如果周五开罗大示威和平开始,和平结束,一切都好。如果示威失控,现政权将强力镇压,不惮流血。奥巴马政府将置身事外,把脸转开,有所抗议,不止援助。阿拉伯世界这场反世俗专制政权的人民运动开始于突尼斯,终结于开罗。

至于穆巴拉克政权,大限不在今日,而在交班下一代的图谋能否实现。这是一切世俗专制政权的死穴。

推荐 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