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大空头》:用足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大空头》:用足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尔虞我诈、天堂地狱、金钱不眠,自20多年前写下开山名著《说谎者扑克》以来,麦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就是华尔街一切与这些有关的故事的首席作家。次贷危机以后,他的《大空头》成为这场危机叙事的抗鼎之作。这本书最近搬上大银幕,在大洋两岸收获同时来自普通观众和金融界的好评,已成为奥斯卡一系列奖项的有力竞争者。

每次金融危机之后,那些垮掉的金融机构CEO,又或者监管部门头头,为了卸责,总会跳出来说,危机是无法预测的,自称预见到危机的人不过是事后诸葛亮。他们装模作样地反问:预言家们事前干什么去了?

答案是:这些人在准备怎么从即将到来的危机中大赚一笔。

《大空头》证明,危机无法预测这件事是胡说八道。早在次贷危机爆发前好几年,就有许多人发出了警示;而最晚在次贷危机前一年,《大空头》里提到的这一批人,有的在加州,有的在华尔街,有的在对冲基金之都格林威治村,押下了重注。

他们知道盛宴即将结束,灾变即将到来,他们知道这是一生难遇一次的机会,他们设计出了从中获利的方案,他们下重注,他们赢了。

就连著名的对冲基金大人物像索罗斯这次也不是引领而是追随,跟着他们找到的方向赌,也获了巨利。

大空头们的故事有什么启示?

第一,危机是可以被预测到的。

尽管同一个人预见到每一次危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到不存在,但是,每次危机来临之前,都有人作出准确的预测。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要仔细琢磨。

确实不要相信那些预言一切的大仙,但当先兆齐聚时——太便宜的钱、太多的杠杆、太扭曲的激励、太一致的合力、朝同一个方向作用了太长时间——危机不再是不可预测的。市场绝大多数时候比你聪明,但偶尔你会比市场聪明,要有足够的谦卑接受前一半,要有足够的智力发现后一半,并用足够强悍的勇气坚持住。

第二,要对得起你的判断,敢于下重注。

下注的大小,与判断的确定性直接相关。没有百分百的事,所以全押是疯狂的,但同样严重的错误,是判断的确定性极高而你却下注不足。一生一遇的机会,不能对之以日常反应。索罗斯曾说:“这种时候要直取咽喉”。

《大空头》中,赚到几百亿美元的约翰·保尔森与其他赚得远不如他多的人相比,差别就在于他押得大——他筹到了足够多的钱,而且在判断没有兑现之前的黎明时分,抗住了。

第三,要找到足够多的同路人。

许多人看准了,筹到了钱,投下了注,可是赚到的钱仍然远不能与约翰·保尔森相比,因为筹来的这些钱没有足够的耐心。预见危机是可能的,但下注的第二天就发生危机是不可能的。你对自己的判断是有信心,可还必须要找到对你的判断有同样信心的钱。同路人的规模决定正确的判断能兑现多少价值。

第四,要找到精确表达判断的工具。

《大空头》中的许多人,为找到最有效做空次贷的工具,花了很多时间和心思:做空股票风险不可控,买看跌期权成本太高。直到有一天,次贷产品成熟到其CDS市场发达起来,令人讽刺地反过来敲响了这场盛宴的丧钟。

当然,要做到像保尔森那样与高盛一起定制卖给后者客户的次贷产品组合,并专门做空这个组合,这样的精确制导不是一般人做得到。

第五,不要光想着你投下的注本身,要想得更系统周密,不要让你已经预见到的危机把自己给冲垮了:

会不会发生流动性危机?自己的流动性安排好了没有?

会不会发生交易对手风险?你从对手那里挣到再多的钱也没用,如果它在这场危机中破产了的话。你下单的经纪公司会不会垮?你的基金的托管银行会不会垮?

市场正常运行时所用的那套规则,会不会在危机中突然改变?你下注时有没有容纳这些突变的空间?一旦危机临头,为防止系统崩溃,政府什么都做得出来。不许做空,提高保证金,警方调查,在美国、欧洲、中国,这些事做起来程度或有差别,临机取决则是一样的。

大空头的故事令人迷醉。这些人,把小到对经济、金融、大到对家国天下的判断,凝结成一系列赌注,成王败寇,知行合一,莫过于此。

世界上最可信的,就是赌徒下的注。

推荐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