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土地是最大的政治

土地是最大的政治

在人口大国或者人地关系紧张的所有国家,土地问题都是最大的政治,中国也不例外。不说从前,就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的几次土地重大变迁。第一次是建国前国共内战期间的土改。第二次是建国后实行土地公有。第三次是改革开放初年的农村土地承包。每一次土地变革都可见兴衰治乱。

当前的土地问题,比传统土地问题多了一层维度。传统土地问题,是在土地兼并严重时,有没有一条相对平均地权,不同程度地实现耕者有其田目标的道路。当前的土地问题,仍然有土地兼并的维度。以地产商为代表的商业力量,与地方政府合流,圈地运动在各处勃兴。虽然很少有人从土地兼并的角度来观察这个现象,但两者后果一样,都是土地权利从农民向少数人集中。在土地兼并过程中,被农村土地所有制结构+18亿亩红线抑制的土地经济价值充分而且立即释放,这是当前土地问题的另一个维度。强势集团兼并土地并垄断立即释放的巨大经济利益。这使当前土地问题更易出现冲突,冲突更易趋于激烈。

一种反应是坚决维系现状。其逻辑是既然现有权力结构不调整,那么任何改变土地权利现状的安排,不论采取什么形式,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都会以农民土地权利被剥夺告终。

一种反应是现状不可能维系,农地被抑制的巨大经济利益,总会有力量要把它释放出来,锁定现状不可能;不承认这一点,反而会使农民的土地权利被更无序地剥夺;不如顺势而为,寻求与地方政府合作,在各种改变土地权利现状的道路中寻找较不坏的那一条。

两种方案都有不现实之处:第一种是维持现状本身不现实;第二种寄望于在现有权力结构下寻找较少剥夺农民土地权利,也不现实。我也有一个不现实的方案:既然土地是最大的政治,应对土地问题就不能视围绕土地权利的既有权力结构为当然。土地问题的应对与权力结构的调整,必须并道而行。兴衰之际,治乱之机,正视土地是最大的政治,寻求以政治方案解之。

参考读物:

《新世纪》周刊本期封面文章《谁动了土地?》参见:http://sinaurl.cn/hG1nec

财新网今天头条报道:《户籍制度改革政策酝酿调整 不再土地换户籍》,http://sinaurl.cn/hGulip

推荐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