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霍尔布鲁克的两个判断

霍尔布鲁克的两个判断

理查德·霍尔布鲁克(Richard Holbrooke)昨天(12月13日)因主动脉破裂去世,终年69岁。《华尔街日报》报道说,“霍尔布鲁克的逝世结束了美国外交界最辉煌的一段职业生涯。”   

去世之前,霍尔布鲁克被公认为美国外交界顶尖人物。他服务历届民主党政府,与克林顿夫妇关系尤深。如果不是奥巴马而是希拉里入主白宫,他应该已当上国务卿。他上一次接近国务卿位置是在1997年,但克林顿选择了奥尔布赖特,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国务卿。这次奥巴马上位,希拉里屈居国务卿,霍尔布鲁克接掌国务院的机会不再,但还是应召担任奥巴马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使。

这个位置有些屈才,但很关键。霍尔布鲁克对于时事有两大判断。第一个判断,是阿富汗战争比伊拉克战争更重要,更急迫。美国急需把资源从伊拉克调整到阿富汗战场上来。我当面听到过他的分析。那是2008年初,在北京的一张饭桌上,他刚从阿富汗考察回来。“敌人在阿富汗,而那里现在是一场灾难。”他说。奥巴马政府上台后,这一判断成为政策,从伊拉克撤军,增兵阿富汗,霍尔布鲁克成为政策执行人。

上一次临危受命,是在1990年代担任克林顿的前南问题特使,霍尔布鲁克成功地把塞尔维亚总统米洛舍维奇带到谈判桌上,由此被誉为代顿协议的总设计师。为前南带来和平,他最终付出了代价。米洛舍维奇后来因战争罪被捕。他声称,霍尔布鲁克曾经向他口头许诺,只要米洛舍维奇同意交权下台,就不再追究。尽管霍尔布鲁克发表声明正式否认,但如果他真的用了一点马基雅维利手段,谁会在乎?重要的是巴尔干重归和平。

2008年间,霍尔布鲁克来往中美数次,熟悉他的人说他是在重新熟悉中国──未来的美国国务卿必须了解中国。霍尔布鲁克最了解的中国,还是1970年代的中国。他是卡特政府的助理国务卿,是中美建交秘密谈判三条渠道之一。当然,美方真正关键的谈判代表是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1978年布热津斯基访华,与邓小平会见,霍尔布鲁克未能列席,为此“大发脾气。”布热津斯基在回忆录中写道。那时霍尔布鲁克还年轻,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管亚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霍尔布鲁克晚年的另外一个大判断,是西藏问题将比台湾问题更难于处理。他认为前者将取代后者,成为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持久坚硬的刺。但他也认为北京如有决心,此事拖不如断。考虑到他的职业生涯都在不可能的困难局势中找到谈判解决之道,考虑到他比绝大多数人都见得多,懂得透,这个判断不能简单斥为天真。

晚饭中,谈到某位政治人物,他想听听我作为年轻人的见解。我率尔而对,从这句话开始,“他已经很老了,所以……”霍尔布鲁克立即打断了我,“他才70出头,还年轻。”席间哄笑,都知道他老骥伏枥,猛志常在。他听完了我的分析,但并不同意。

不想当国务卿的不是好外交官,这个位置多次在霍尔布鲁克射程之内可惜没能达阵。好在,能多次推动美国外交政策朝着他所判断的方向往前走,霍尔布鲁克已跻身有事功的外交家之列,这个名单并不长。斯人已逝,美国外交失一柱石。

推荐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