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烁 > 散户刀下余生的惟一办法

散户刀下余生的惟一办法

虽然人们说中国股市仍然是散户市场,预测后市也还会看新开户数及保证金增加数,但现在看这些,更像是屠户看生猪体重够不够出栏。

散户从来是市场中的韭菜,而刀俎越来越精良。巴菲特说过,别人也说过,如果你坐到牌桌上,玩了半个小时,还不知道谁是韭菜,那么你就是韭菜。也有可能这张桌上没谁是韭菜,那刀俎们相爱相杀有什么意思呢?这个局不值得玩下去了。

身为韭菜,散户怎样才能刀下余生?

谁都知道股市风险很大,但风险到底是什么?每个入市炒股的散户都在券商那里做过风险教育测试题,真明白的没几个。

股市是一个复杂的自适应体,既包含零和博弈,又包含正和博弈。

所谓正和博弈,是因为长期中,股市参与者加总起来的整体收益,最终取决于上市公司效率提升业绩改善。有历史数据以来,所有主要股市的代表性指数,在长期中看,熨平短期波动之后,都显示为一条向上攀升的线,只是斜率有所不同,因此存在所有人都获益的可能。股市的这个正和博弈,正是散户入市以后惟一应该参与的部分,与所有人一起赚钱,透过市场赚企业增长的钱。

所谓零和博弈,是因为股市是交易的集合,而交易环节本身是零和的,你之所失是对手之所得,你死我活。零和博弈对散户就是陷阱:你不可能与机构拼交易。你拼不了技术、拼不了通道,拼不了电脑算法,拼不了计算能力,更拼不了信息优势。当前A股这种大幅振荡的市场,是大鳄的天堂、散户的坟场。

散户拼交易已是死路一条,再加上杠杆去拼交易,是嫌死得还不够快吗?

说这些,在说者是苦口婆心,在听者是多管闲事。中国并不缺少投资者风险教育,问题是风险教育本身无用。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实验经济学大家Vernon Smith有经典论文《实验室中的股市泡沫》(Stock Market Bubbles and the Laboratory),顾名思义,在实验室条件下研究泡沫。那些用于模拟交易的“股票”,其内涵价值是一个公开数字,远比真实股市中清楚透明,每轮交易前更有特别提醒,就这样,泡沫还是反复出现。要到什么时候才会不出现泡沫呢?同一群人做同一个实验做到第三次。

略过细节,直接上结论:

第一,股票内在价值的充分信息和风险警示,对于防止泡沫形成基本没有用处;

第二,经验,也就是被泡沫咬过,对于防止将来出现泡沫很有用处;

第三,距离上一次泡沫的时间越久,市场中的新手越多,则泡沫接下来出现的机会越大。标普指数大跌的程度与距离上一次大跌的时间长度之间,相关程度是98%。也就是说,不管是什么故事,相信“这次不同”的人越多,泡沫出现的可能越大,程度越深。

太阳底下无新事。

Bargaining and Market Behavior: Essays in Experimental Economics, by Vernon Smith

扫瞄关注BetterRead公号,有理有趣有用的英文作品推介

推荐 132